羊绒胡桃木

【TSN】坠落时刻






或许我真的不该去新加坡。Eduardo这样想着,看着窗外晃动的云层,叹了口气,身后惊叫声混杂着哀鸣和哭泣。






命运就像一个朝三暮四的婊子,在他大学之前,更准确来说是在大一,再精确一点是在遇到Mark之前,她一直爱的他要死要活。给他闪耀的家世,给他绝伦的天才,给他漂亮的脸善良的心以及一把甜蜜的嗓音。但是自从在她给他最大的礼物——遇见Mark之后,她就迅速的变了脸,开始不要命——不要Eduardo的命——的宠溺那个小个子卷毛。

这是显而易见的,Mark要办网站,就有呆头呆脑的双胞胎给他送灵感;Mark要把网站做大,他就刚好进了凤凰社,而他的女友还恰好有Sean Parker的电话号码;Mark认为Sean很酷,Sean就着执着于帮着Mark做网站;甚至Mark不喜欢他在公司,所以他就恰好没有仔细看合同;到了最后,Mark和他打官司不想看见他,他就阴差阳错的坐上了这架飞机,马上就要死了。


是的,他,Eduardo Saverin,现在因为飞机事故,不出意外会在三十分钟后坠入海面,然后在二十分钟以后溺水或窒息而亡。




空乘给乘客们发纸笔,Eduardo盯着自己那份,握着签字笔犹豫半天不知道该写点什么。

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一场告别。


首先是家人们,Eduardo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万幸的是,父母那边有大哥二哥在身边,在他们可能接到Eduardo死于空难的通知时。
他的哥哥们一直是优秀的,大哥沉稳,二哥温和,并且他们一样,都一样深爱着自己的家人。他很抱歉伤害了他们,尤其是在他已经让父亲失望了一回之后的现在。
他闭上眼睛,大脑自发地给他播放了父亲发现自己给Mark的投资时的那场交谈。



正值假日,Eduardo告别朋友们回到迈阿密。他回到家没多久,接受了母亲的亲吻和哥哥们的欢迎,最后父亲拥抱了他,并在他耳边小声告诉他休息一会后去书房。
他的心一下提了起来,疑惑的看着父亲,但后者已经打定主意现在不说这个了。
于是他只好顺从的回到房间,洗澡,更衣,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就下楼去了书房。
父亲已经在等他了。
他不明所以的走过去坐下,看着父亲放下手里的笔,把身体向前稍稍挪动。
“Edu,”父亲摘下眼镜,平和的看着他,“我发现你最近有很多次资金流水…有什么需要要和我谈谈的吗?”
Eduardo原本就紧张的姿态瞬间僵直了,他知道自己的行为肯定瞒不过父亲,也没有打算隐瞒过什么。可是现在真的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并且这场坦白回来的如此之快,让他措手不及。
他支支吾吾的半天,没能吐出一个字,父亲一直耐心的等待着他。Eduardo想了想Mark,又看看父亲,希望和父亲倾诉的欲望和可能得到反对的恐慌融合在一起,他轻微摇了摇头,咬住下唇,“抱歉,父亲——抱歉。”
他除了抱歉意外没什么能够说的。
“那么Edu,”父亲了然的点头,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就说明你的的确确在做一些你自己都认为疯狂的事。”
“我很抱歉。”
“我不需要你的抱歉,孩子,但是你要清楚你在做什么。”
Eduardo沉默了一会,低下头,颤抖着回答——“我很抱歉。”
最坏的情况。父亲忍不住叹气,他知道自己的小儿子常常是精明的,但他也知道他那情绪化的弱点。
或许是因为Eduardo出生时他们都不再年轻,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幸运,而前两个儿子也刚好已经懂事,对于这个脆弱的生命充满好奇。这一切,都让这个小儿子得到了家里所有人的宠爱而过于天真。
他们都不舍得让那双纯粹洁净的眼睛蒙上任何一点哀愁和苦痛,现在看来,或许这会是个机会。
“自己小心,Edu。”
现在看来从一开始,父亲就知晓了他们后来的分道扬镳。
Eduardo想,如果他那时多问一句,是不是就会多注意一点,甚至避免他们的分离…不。他又马上否定了自己。只要Mark还是Mark,只要Eduardo还是Eduardo,他们就好不了。

最后父亲叮嘱了他要小心行事,而那时他正处在友谊不被看好的无措,完全没有好好的记住这句话。
母亲甜橙香的怀抱在那时抚慰了他,她嗔怪的看了一眼父亲,叫他们一起去用餐。



他还想再吃一次母亲做的甜饼干。



Eduardo期望母亲不要太难过,他知道强大的父亲会处理好这个,而他那优秀的哥哥们也会抚慰母亲的心,他们不会难受太久,尤其是在他们刚刚闹翻的现在。Eduardo甚至庆幸起父母与自己正好在冷战中,即使他知道父母并未因此而减少对他的爱。
他希望父亲别因此彻夜不眠,希望母亲不要不住的哭泣,希望大哥不要和父亲一起喝酒,希望二哥不要再安慰母亲时也一起红了眼圈。

“我很抱歉。”Eduardo低声说,他没想到那次距那次谈话整整一年多的今天,他又不得不,又只有这一句可以说。
“我很抱歉。”



飞机还在颠簸,旁边的女士哭个不停。他给她递了一张纸巾,那位女士抬起头看着他,黑亮的头发让他想起了Christy。
Christy,那个好女孩。
Eduardo微笑起来,Christy很优秀,她十分漂亮,果断且坦率,从来不用Eduardo费心猜测她是真高兴或是只是在等他道歉。
他们以一条烧着的丝巾分手,但实际上他们很合得来。因此,他们在分手之后还保持着联系,而就在他上飞机之前,Christy还给他发了短信,打算在他安定下来之后去新加坡找他玩。
恐怕说好的大餐要没有了。Eduardo遗憾的想,不仅没有大餐,没有说好的另一条丝巾,还没有免费的新加坡导游,希望他的好女孩不要生气——更不要伤心,尤其是为他。
但是他宁愿Christy生他的气,那总好过让她为了他而哭泣。可是Eduardo偏偏知道女孩恐怕会哭的一塌糊涂,她说过。

“Eduardo,我警告你,”她半夜给他打了电话,“别想着自杀——意外也不行。世上的人千千万,就算你只好这一口,哈佛的怪异天才够你挑的。没了一个朋友还有下一个,那个混蛋不值一条经济学高材生的命。如果你死了,”她警告他,“我肯定穿着红裙子高跟鞋去你的葬礼,然后告诉所有人你是个始乱终弃的混蛋,并且骗你的家产。”
他赶紧带着鼻音安慰她自己不会死,但是他病殃殃的声音只是令她更加生气。
“你需要好好休息。”她宣布,“别管那些,交给你的律师,你请他们不是为了做慈善的。”Eduardo被她的说辞逗笑了,“别这样,Christy,我的律师很敬业。”
“那你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休息了,别管那些论文,我知道你想早点毕业,但一两天的放松没什么。”
“等等,”Eduardo感到不对,“你是怎么知道的,关于我要提前毕业的事?”
她在电话那边似乎翻了个白眼,“噢,我亲爱的Eddie,你的目的明确的不能再明确了,我想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她停顿了一下,“你…不必在意那些人的看法。教授很喜欢你,记得吗,你和我说过。”
Christy甜美的嗓音还在耳边徘徊,渐渐融化了Eduardo积累了好多天的疲倦。他感到困意上涌,手机砸在柔软的枕头上,翻个身抱着软绵绵的被子睡着了。
但是他似乎忘记了和Christy告别,因为第二天一早,手机上收到了一封全篇大写的短信,上面冷漠的表示对于他这种任性且不知好歹漠视友情的人,活该生病。
但是Eduardo依旧在中午得到了一盒感冒药,当然,来自好姑娘Christy。



那是多久之前了呢,Eduardo思考着,无意识的转动着笔杆,那时候他回到波士顿生了一场大病,成功的再次忽略了Christy的一大堆短信之后。尤其是当她得知这次的被忽视也和Mark有关时,她的脸色几乎想把Facebook的CEO整个吞下。



所以她会哭吗?他希望不,他亲爱的好女孩。



还有Dustin,哦,那个活泼的,内心柔软的男孩。
那个男孩就像一个孩子,有着令人喜爱的天真,不夸张的热情,和足以动容的体贴。
尤其是他的愿望得以满足时闪闪发亮的眼睛,可以融化任何一副铁石心肠。
是他让Eduardo认识Mark的。他们同为经济系的同学,一来二去的熟悉起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Eduardo!”
他正要走出教室,回头就看见Dustin叫住他。
“你要去今天晚上的犹太兄弟会吗?”
“是的,我会去。”
“太好了!”Dustin看起来如蒙大赦,几乎要欢呼起来,看得Eduardo忍不住也微笑起来。
“我会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你会喜欢他的。”
这令他有些惊讶,据他所知,Dustin的朋友几乎都是他也熟悉的,而能被这个擅长学习任何新事物的天才所隆重的,正式介绍的朋友,绝对不是什么萍水相逢的交情。
他带着好奇在聚会上找到了Dustin,然后马上被拉着去了宴会的边缘。
“看,Mark在那儿。”
Dustin悄悄给他指了一个方向,然后就逃开去找Chris。Eduardo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耸耸肩把头扭回他指的方向。
Eduardo一眼就看见了Mark,他站在人群里的空地,看起来局促不安。

当然不能忘了Chris。
实际上,他和Dustin的交集没有那样紧密。确切的说,Dustin是Mark一派,而Chris才是偏为中立。
但是可惜,他们之间单独的交流只有路过时的点头致意。

他们单独来说都不完整,所以他们才是一个整体。
Chris和他是缰绳,Dustin和Mark是两匹骏马,这完全形象。

“Edu,你猜这次Mark的女朋友会持续多久?”
“别这样Dustin,Mark这个小混蛋好不容易骗到了一个女孩,我们该祝福那个女孩一直瞎下去。”
“明明你更过分!”
Mark出去约会了,并且勒令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准去围观,并且要求他们在这里随时待命解决他短信发来的求助。
这就是为什么Dustin没有参加一直很期待的鲑鱼爱好者活动,Chris放弃了学院联谊会,Eduardo不远万里的来到柯克兰,没有鱼,没有鸡尾酒和俊男美女,没有舒适的单人公寓,他们几个本该愉快度过假日正常人的无聊的待在H33。
“Mark又来了——”Dustin哀嚎一声,“为什么Mary又在瞪我?我怎么知道!”
“回复'别用轻蔑的预语气说任何有关她的事和物体'准没错。”
“听Edu的。”
“好吧好吧,在Mark的事情上你最有发言权。”Dustin嘟哝着,迅速的回复Mark。
“成功,可爱的Marky安全了。”
“不会的,”Chris马上反驳他,“马上他就会再发一次短信。我赌3分钟,5美金”
“5分钟。”
“1分钟。”
Chris和Dustin惊讶的看着Eduardo,然后Chris马上变卦,“我改了——我赌一分钟。”
Dustin看神经病一样看着Chris,“这回我可不信Wardo,1分钟?多给Marky宝宝一点信心!我敢保证——”
他还没说完,手机响了。
“5美金,不,10美金。我和Chris的。”Eduardo给他一个甜蜜的笑,看着Dustin垂头丧气的抽出钱给他们。
“我发誓,认真的。”Dustin一脸严肃,“如果我再和Wardo打有关Mark的赌,我就一辈子不碰有关鲑鱼的一切东西。”



飞机突然颠簸了,强烈的失重感把Eduardo的回忆打断——但是他不在意这个。

Eduardo在那天走的时候,看见了Dustin电脑上的便利贴*。
Mark是个混蛋,但他不笨。

Dustin又知道了什么呢。

此刻,甚至Sean Parker都挤进了他的脑海。如果不是他们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会很喜欢这个聪明的商人。

他会好好帮助Mark发展Facebook,所以Eduardo没什么可牵挂的。



最后,不可避免的,Mark。
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好好和Mark谈谈,谈谈Facebook。他一早就知道自己不适合那里,他更适合那些纯金融的环境,而不是这些充斥着代码的地方。
但是他们没有机会。
Eduardo太忙于做无谓的努力,而Mark冷淡的看着他。Dustin和Chris无法改变他们那时已经压抑的氛围,而总是被当成导火索的Sean在当时已经不敢掺和他们的事。

Mark和Eduardo,原本他们的名字摆在一起就意味着轻松的氛围,而现在已经被其他人列为了危险场合名单的首位。
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他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Wardo,我需要那个公式。”
Eduardo怀疑的看着Mark,身后的Dustin在床上和他打招呼。
“你要它做什么?”
“Facemash,我们要给全哈佛的女孩排名。”
“不,Mark。你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Wardo。”Mark根本没有在听Eduardo说什么,他只是看着Eduardo,他知道他会答应。
“好吧。”
于是那个公式就被写在窗户上。
Mark得到了公式。但是如果他没有给Mark公式呢?Eduardo想,那么他——会花一点时间。但终究会成功的。
他忍不住去想,是不是命运根本不是个婊子,她只是花费了一点力气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好用的礼物,然后在合适的时间送给Mark,她真正的Mr.Right?
没准Sean也和他一样。甚至于Chris,Dustin,以及那个可怜的女孩Erica,他们共同塑造了Mark,而现在,棋子该归位了。
这原本没什么,前提是Eduardo乖乖离开。
但是Eduardo没有,他不想离开Mark。


“你落下了。”Mark面无表情的对Eduardo说。
Eduardo淋了一路雨,加上冷风,他头脑发热,浑身疲惫。但这些比起Mark的话都不算什么。
“你说的落下是什么意思?”他轻声问他。Mark的脸在他充血的眼眶中开始令人惊惧的模糊。
Eduardo这才开始打量起Mark,他依旧的打扮,依旧的表情,甚至依旧傲慢的语气——但是Eduardo清醒的知道Mark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Mark已经不再是Eduardo一个人的了,他有更广阔的舞台,耀眼的天赋开始熠熠生辉,在这一片未知的领域,Eduardo不是天才,他甚至连庸材都不是。
但他不想离开Mark。


强迫自己的结果就是如此。是他愚蠢的冻结了账户,换来了那张合同。
他们打了官司,而Eduardo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后悔了。
他毫无退路。

“我要去新加坡了,三小时后的飞机。”
Eduardo拿着手机,站在狭小的公寓里。
“所以呢?Wardo,明年的股东大会你会来的。”
“不,我大概会通过网络邮件。”
“你需要来这里。”
“我不需要。”
“你是Facebook的股东。”
“仅仅5%的。”
对面没有了声音。
“Mark?”
“我在听。”
“我要走了。”
Mark没有说任何东西,但是Eduardo很高兴Mark在此刻停下了敲击键盘的声音。
“不说什么一路顺风之类的吗?”Eduardo笑着说,他握在手里的围巾皱的不成样子。
“不,Wardo,不。”Mark的声音传过来。
“我根本不希望你走。”

Eduardo一瞬间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但是他没有。他一念之差就要答应Mark留下,但是正如他所想的,他无比清晰的知道,只要Mark还是Mark,只要Eduardo还是Eduardo,他们就好不了。
“但是我要走了,”Eduardo说,“我已经办好了移民,Mark,”你会挽留我吗?
“Wardo如果我请求你别走你会留下吗。”
Mark的语气肯定极了,就像Eduardo本能般的不把剩下半句话说出口。
Eduardo知道的,Mark又何尝不知道呢。



飞机又颠簸了,旁边的女士不断的祈祷,他看见她的纸张上写满了文字。




Mark,Mark,Mark。
Eduardo默念着这个名字,拿起笔又放下。
空乘已经走过来收集遗书,人们呆滞的交过去,哀嚎着大哭着,他们即将死亡,绝望,悲恸,而亲人朋友们却在此刻毫无察觉。
这是无法阻止的噩耗。
空乘已经走到他面前。
“先生,您的遗书?”
Eduardo不再犹豫,拿起笔迅速的写上一行交给她。





这是如此缓慢的过程,足以让Eduardo再次度过了生命中最精彩的那些时刻。他并不短暂也不值得称道的的二十余年,值得一提的,也不过在十几分钟内可以总结完毕。
这又是足够短暂的,因他已经看到深蓝的,沉默的海水,一点一点逼近———

身边只剩下啜泣了,而Eduardo却如此平静。死亡已经不能再威胁他丝毫,他将带走的不过是一具躯壳。
而那些真正的爱,恨,后悔,庆幸…随着黑匣子里面的遗书将在72小时内被发现。
他们会作何反应呢?对于那张仅仅签了姓名的空白遗书。
没有时间了,窒息感已经掐住Eduardo的喉咙,距离Eduardo死亡,还有7分钟。


距离Mark知道这件事,还有72小时。





于此时———坠落时刻。











PS:mgc真是弄的我心力交瘁(;´Д`A…明明马总和花朵都没有牵到手!最后排查了半天结果是boom💥(意会一下)???向老福特势力低头_(:з」∠)_
小伙伴们也注意一下吧…没准那个词就被莫名其妙的屏蔽了:-(

评论(2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