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总而言之



注意:
文中有关Facebook发展过程都是瞎扯
马总智商奇低情商更惨都是我的锅




2

总而言之,我和我的朋友Eduardo打官司了。

我的朋友Eduardo是个好人,随叫随到尽心竭力又长得好看的那种好人。
我们之前每天都窝在一起。
但其实我们都不在一个系但是他就像和我同居一样。

早上
“Mark,你要迟到了”他说
“在睡五分钟。”我说。
然后我被他拉起来推去洗漱然后吃他拿来的早餐。

临出门上课前
“Mark,你的书还放在桌子上。”他说
“啊要迟到了!”我说。
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让我既没迟到又拿齐了东西的。

进教室前
“Mark,中午一起去吃饭?”
我同意了,然后他走了。

下午课上完后
“Mark,我的寝室太吵了,能去你那里吗?”
“你的不是单人间吗?”
“隔壁特别吵。”
“我记得你隔壁的Mike每天泡在实验室啊。”
“Mark~~~~”

“好吧。”

一整天我的身边都充满了软糯糯的“Mark,Mark,Mark,Mark”每次转头他漂亮的脸和超棒的身材都在我视野里面。
从我认识Eduardo到现在的几百天每一天都差不多。

Eduardo就是这样一个有点烦人的朋友。









Sean是我的另一个朋友,他一点也不像Eduardo,他很酷,还很嗨。

每次我们出去谈话的时候。
我进去酒吧找他
Sean“A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我坐下了。
Sean“A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我拿了杯果汁
Sean“A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我喝完了
Sean“A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我又拿了一杯果汁。
Sean“Ahhhhhhhhhhhhhhhhhhh!”
我喝完了
Sean“Ahhhhhhhhh!”
我看着他
Sean“Ahh。”
好的他嗨完了我们可以谈话了。

“Mark我们明天再聊吧我累了。”
Fxxk。


基于这样正式严谨的面谈我们一步步把Facebook发展起来了。当然只有高层的对话是不够的我们还有一个基地,用来不断壮大Facebook。
Dustin
“鲑鱼————”
Chris
“等我忙完,Mark。”
Sean
“A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哒哒哒哒 哒哒!”

是的只有我在干事偶尔Dustin会清醒一点搞砸一点东西然后接着疯。我觉得我们能成功完全是因为






招到了一群靠谱的实习生。

不然为什么让他们边喝酒边打代码呢这是为了适应以后工作环境呀。




Facebook发展很好但我还是想Eduardo
我打电话给他第一个没通第二个通了。
我等他先开口。
他说“Mark?”
我说“你好Wardo。”
好的很有气势。
我说。“我想要你在这里。”
他说“我在找”广告
“广告。”
他还是没变。太棒了,我有办法了。
于是我说“我想要你在这里”
他说“我马上就能谈成了。”
我说“Wardo”
他没说话而我在等他。
他说“好的。”
Eduardo从没赢过我比他自己更了解他,我说过的。




我看着表距离去接Eduardo还有四个小时
然后我先洗了澡然后换了衣服
红色
不行
格子
不行
衬衫
不行
最后我选了最平整的一件套头衫就是我在宿舍常穿的那个。
这时候Sean来了他看着我一地的东西表情有点蠢。他问我在干嘛我不想告诉他Eduardo要来了但是他肯定早晚得知道。我不想他们吵架所以得把谁赶出去
当然Sean是我的偶像。
所以我说。
“Sean外面下雨,记得拿伞。”

Sean没理解我的意思但他离开房间了我很高兴。
如果他不和Chrsi嘀嘀咕咕的我会更高兴。

然后我把桌子上的红牛罐扔了以备Eduardo进我的房间。
我把地清理了以备Eduardo进我的房间。
我扔了一堆扭扭糖包装纸以备Eduardo进我的房间。
然后我困了。
时间还早而且我刚结束一个编程马拉松所以我决定睡半小时。

一觉醒来Eduardo已经来了。
我忘记了去接Eduardo让他在机场等了好几个小时所以我想尽快过去解释所以飞快的起床然后跑到门口一路上我踢倒了垃圾桶红牛罐夹杂着扭扭糖纸撒了一地衣服还被睡的皱了

我跑出去了
Eduardo浑身湿着站在门口。
我很紧张也很愧疚



Eduardo这样子真的没办法让人专心紧张专心愧疚。

而且Eduardo喜欢的混蛋看不见他现在的样子。
我有点高兴。

我的朋友Eduardo在纽约,我在加州,变成了我们一起在加州。
总而言之,Eduardo来加州了。







3
总而言之,我和Eduardo开始打官司了。


我和Eduardo吵架了好几次这次我们准备闹上法庭。
我们从一开始说起这个一开始指的是Erica和我分手一直说到Eduardo和我掰了的晚上。

简单概括我们吵架的过程
我说“你应该来加州。”
他说“我在纽约比较好而且我讨厌Sean。”
我说“你应该接受Sean。”
他说“Sean要毁了Facebook。”
我说“我相信Sean。”
他说“Sean是个混蛋。”
我说“Facebook要用Sean的风险投资。”
他冻结了我们的账户
我把他从公司踢出去了。


所以一切都是Sean的错。




我们在对峙,这时候Eduardo转过来说话了他之前都把椅子转到玻璃那边很不礼貌的背对着我们。
他说“我曾是你唯一的朋友。”
Eduardo明显在说谎。虽然他眼睛看起来红了这让我我有点难过但他就是在说谎。
我还有ChrisDustinSeanJohnSamNealAshJimMaryTongTom
他还有我DustinChris

我就知道这几个
但是我知道他还有的其他朋友,他一点都不了解我的朋友。Team Mark得一分。
我试图用眼神告诉他他的错误但是他又转回去了。
这样子很不礼貌的Eduardo,你不该这样做。
他无视了我的建议。

虽然Eduardo用椅子背看我但是这不能说明他是一个不真诚的朋友。
他在和W兄弟的谈判时为我说话了,这时候我就知道他还是我的Eduardo。
虽然他不了解Facebook不了解我的朋友不了解他自己唯一搞懂的就是经济学天气棋和我。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并且为喜欢的是一个如此优秀的人感到骄傲。



等等
Eduardo签了合同
那么说明他不了解经济学也不了解我
更正
Eduardo只了解天气和棋。



最后我们和解了
我希望它不仅是个合同的名头,我希望我们真的能和解但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Eduardo离开之前我拦了他一下
有一件事我必须知道,不然得憋屈死
Ediardo开始瞪我了,他的眼睛可真好看。

“你要和你喜欢的人走了?”我假装随意的问他
这个问题表达了我对他的关心和了解,又巧妙的掩饰了我不知道他喜欢谁的事实,还可以以此为话题套话谁是那个该死幸运混蛋。
我真佩服我自己。

Eduardo一边调整手表一边和我说话。
“SY,拿走你的当事人。”
SY过来了他要我让开路。
我抗议了。
然后SY嘀咕着走了。
“我竟然在金融案子里解决感情纠纷。”
我继续拦着Eduardo。
Eduardo想走。
我没动。
Eduardo向旁边靠想绕过去
我也朝那个方向走了。
这是公共区域我有随便乱走的权利。
“Mark,这不好玩。”他说。
“你得告诉我是什么我才能判断好不好玩。”我说。
“好吧。”Eduardo说。“我不跟他走。”
我很高兴。
“他不要我了。”Eduardo说。

整个屋子安静了一会。

我很理解他们因为我自己也特别惊讶。
竟然有人不要Eduardo???有人(比如我)想要还没成功呢。

他们都在看我难道我表现的太明显了吗。
我决定挽救一下。
“谁?”

屋子里好几声意味不明的叹气已经要把房顶给掀了。我看向对面的Eduardo因为他就没有愚蠢的叹气。
“不管你的事Mark”他说“这事和你没什么关系。”
好吧。
Eduardo很重要的一件事和我没有关系。
我有点难过。

总而言之,我和我的朋友Eduardo掰了。









评论(1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