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都是电影惹得祸



警告:
没有任何考据细节纯属瞎编
设定为有TSN电影,大概是介乎与电影和现实之间的一个AU世界。


Eduardo Saverin从来没有特意想过再次见到Mark Zuckerberg 是什么情况,甚至很少想到他。当然他们不是什么老死不相往来的仇敌,但也不是多好的朋友,真的,他们不是。

真的不是。
别问了,他们真不是。

前几年的那部奥斯卡提名电影听说Zuckerberg带着员工包场去看,Saverin听说了这个消息,是在他看这部电影之前。当时他没觉得怎么着,不咸不淡的感叹了一句对方的魄力。毕竟黑历史这种东西就算夹杂在荣誉里它还是黑历史。能大胆带着全体员工翻自己的黑历史,Saverin觉得他自己肯定做不到。

我输的不算亏。Saverin这样想着。但是当他自己看完电影后,除了目瞪口呆的回忆自己的哈佛历史以外,他也彻底服气了。


能带着全体员工看自己和另一个男人其实并不存在的爱恨纠葛,还有什么是
Zuckerberg做不到的?Saverin不敢想。


可是Saverin不敢想,不意味着Zuckerberg不敢做。这也是Saviren现在抓耳挠腮的原因——敢作敢为的Zuckberg三个小时前给发来了一封邀请函。

邀请Eduardo·五年没见·关系一般·最近没有交集·单方面认为需要避个嫌·Saverin,去Facebook大楼,详谈私·人·事·宜


这封邮件还被他女朋友看见了。

时隔多年,Saverin再次思考为什么当年在哈佛没有找个机会做掉Zuckerberg。或者他应该再多咬下来点钱的,Saverin有点后悔,就当是阻碍恋情的补偿费,自从看了电影后,女友Molly看他的眼神就不太对,现在他觉得Molly是不是已经在背后和闺蜜打电话大骂他渣Gay骗婚了。


他真不是啊。
Zuckerberg也不是啊。


他不是对吧?


但是Facebook公关部发来的邮件,他是股东还真没有理由不去。
“我要去一趟美国。”
Saverin不敢说硅谷。
“哦,硅谷?”
Molly似笑非笑的说。







“再见亲爱的,我很快就回来。”
新加坡的出租车很快。
真好。



一到加州,Saverin马不停蹄的赶往宾馆,登记,上楼,在房间里把大行李箱打开,掏出一个小行李箱,等了大概十分钟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提着小箱子溜到车库坐上在就等在那里的车。

黑色的车特意弄的灰扑扑的,Saverin坐上去前犹豫了一下,然后就被催促着上车了。

Facebook肯定要出大事了。Saverin想,要是这次太严重,他就偷偷先把股票抛出去。


等到Saverin都要睡着了,司机终于把他载到一处私宅。Saverin觉得这里有点眼熟。尤其是在落地窗前的那个卷毛,简直眼熟的不得了。


卷毛比划了半天,最后发来一条短信让他【马上】并且【悄悄的】进来。

于是Saverin就慢悠悠的绕楼一周后从大门晃进来了。






“Mr.Saverin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您的宾馆计划就像是出自一个成年人的深思熟虑。”

现在轮到Zuckerberg遗憾没在哈佛的时候干掉Saverin了。


“你叫我来是要干什么?”Saverin问他。

“出大事了。”Zuckerberg一脸高深莫测的说。
该抛售股票了。这是Saverin听到的。

“关于你的。”Zuckerberg接着说。“事先说明,这是你的麻烦,不关我的事。”
“那为什么是你来告诉我啊。”
“因为他在我家里。”Zuckerberg一脸理所当然。
“等等,谁,你家里?这里不就你和我在吗。”
Zuckerberg没理他,他扭头朝里面大声喊了一句,差点把Saverin吓的坐地上。


“出来吧,Eduardo Saverin!”

“你说啥?”
“我这就下来。”


然后Saverin就看见一个青年走下来,棕发棕眼还穿一身Prada西装,并且脸熟。


刚刚Zuckerberg叫了什么来着?为什么Andrew Garfield下来了,他不该在北威尔士吗?Saverin觉得他的直觉在警告他,就像他当年看见Mark的前一秒那样,离开这个房子,说不定他的三观还能拯救一下。


Zuckerberg往旁边走几步拉开距离,然后说。
“Saverin,这是Eduardo Saverin,Eduardo Saverin,这是Eduardo Saverin。”


那个男孩笑着伸出手,Saverin迷迷瞪瞪的和他握了手。
等等,Eduardo Saverin,更嫩一点的Andrew Garfield,在Zuckerberg的介绍下的———

天哪。

Saverin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能不能别捂着嘴,跟个小姑娘似的。”Zuckerberg在旁边凉凉的嘲讽了一句,丝毫不记得当初他发出更加少女的尖叫的事。

Saverin完全不理他,他现在还没完全接受这个事实。一个电影人物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实际上有点惊悚,但是当那个电影人物还是你自己,不仅惊悚,还尴尬。
并且还是一个和你不太一样的你,更尴尬。
他看上去精神不太好,Saverin和他客气的说了几句话就拉着Zuckerberg走到一旁。

“Zuckerberg,Eduardo Saverin来这里多久了?”
“大概十分钟前他拖着箱子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你知道我一向不介意武力解决问题的。”
“五天前。”

Saverin怪异的上下扫视着Zuckerberg。
“然后你留了他整整四天才通知我?”
“这很正常。”他一脸理所当然的说,“我们用一天来让对方理解自己没有恶意,然后一天用来尝试能否让他回去,一天查询时空穿越内容,一天
重复第三天的内容。”
“而你完全不觉得应该先通知我吗?另一个我到了这里,你竟然瞒着这件事?!”
“你距离他只有五米。”
“那也是四天后!我竟然在四天后才知道我来到了这里,这简直——”
“先别管那个了。”Zuckerberg不耐烦的打断他,然后神秘兮兮的瞟了一眼沙发那边。
“你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的你吗?”
Saverin还没来得及发他被打断的火,就被Zuckerberg的问题问住了。
他也悄悄瞟过去一眼,青年有一点紧张的坐的很正,但是很从容,即使坐在Zuckerberg麻袋一样的(他坚持号称那是最棒的设计)沙发上,依旧坐出了意大利高定范。

但这谁看的出来,毕竟他一直那么优秀。

Saverin看了看Zuckerberg好像打算着什么的阴险笑容,又看了看无辜坐在沙发上的Eduardo Saverin,突然灵光一闪——
“这不会是刚入学的我吧。”
Zuckerberg的脸马上垮下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
“整体感觉。”Saverin说,“这是玄学,你不懂。”

Zuckerberg突然怀疑Saverin在新加坡的真正职业了。

“Eduardo Saviren刚入学…”Saverin扫视着Zuckerberg,“你没告诉他你是谁。”
“你又知道了?别跟我说这是玄学。”
“你刻意不在他面前提你叫什么。我不傻,Zuckerberg。”

Saverin沉下脸色,看着Zuckerberg目光近乎审视。“你到底想干什么。”
Zuckerberg动动嘴唇。
“你觉得呢。”




Saverin没在Zuckerberg家待太久,在两个人不欢而散的对话之后他很快就告辞了,还是那辆灰扑扑的车送他回酒店。

Zuckerberg想要什么?Saverin搞不懂,但是他很清楚这件事和Zuckerberg大概没什么关系。他故意做出怀疑他的样子,但是他没有马上反驳,这就证明了他真是无辜的——而背后另有真凶。

Saverin临走前,Zuckerberg给了他一个地址,据说是一位对时空理论很有研究的学者,明天上午九点,Zuckerberg预约了见面。
“我希望你一起去,但是在确认他是否能帮上忙前要保密。”
“Eduardo Saverin不去吗…我说的是住在这里的那个。”
“你觉得他长得像Andrew Garfield吗。你觉得北威尔士近吗。你觉得Facebook公关部好招人吗。”
“当我没说。”

Saverin查了那个学者的资料,的确是一位物理学家,在平行空间理论领域颇有建树。他大概翻了翻那位教授的资料,长长的一大段,字里行间充斥着各种荣誉和名号。

希望一切顺利,Saverin疲惫的靠在椅背上,这简直就像是场梦。


好在他回去的够晚,白天跟着他蹲在宾馆外的记者走干净了,Saverin坚持要求要在宾馆门口下车。
“感谢您送我回来,我自己进去就好。”
从司机手里拿过行李,听着身后引擎发动声和车轮辗过地面的声音渐远,他叹了口气,走进宾馆大门。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