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未解之谜



【角色死亡注意】




距离Eduardo上次来Facebook大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Mark看着来来往往的办公区,突然想到。
他上次来是什么时候了?Mark皱起眉头,怎么也想不起来。
“Dustin,Wardo很久没来了。”
对方突然古怪起来。
“Mark,你在说什么呢。Wardo不会来的。”

Mark不喜欢这个答案。

工作日复一日,重复着文书,文书,文书,和偶尔的编程任务。Mark偶尔还会奇怪Wardo为什么不来大楼了,甚至电话都不打,他有时候自己想着想着就想跑题,然后重新投入到工作里去,而有时候他会问Dustin。
Dustin从来不好好回答他,还扯着Chris说悄悄话。

扣奖金。

不让他听,那就是关于他了。两个好朋友有了需要回避他的秘密,这让Mark有点不舒服。
他偷偷听过他们说话,在一次他正要走出拐角的时候。前面是Dustin和Chris的声音,但是他离得不够近,也很快被他们发现了。尽管如此,“打击”,“离开”,“接受”这几个词还有他和Wardo的名字Mark还是听到了。
所以这是啥。
到底为什么Wardo不来了。


Sean又跑来公司了。
就连Sean都来了,Wardo都不来。
Mark坐在桌子前面无表情的看着Sean花枝招展的约员工,满意的看见没人搭理他。
这就对了。Mark想,给那几个员工加奖金。
从Dustin的份里面出。

“嗨,Mark,听说你精神失常了。”
滚,谁他妈用这句话打招呼。

“我没有。”Mark说。他看向Dustin,希望对方马上过来把这个讨厌鬼赶走。
但是Dustin恰好盯着电脑没看他。
扣奖金。

“精神失常不是什么大问题,”Sean亲切的拍了拍Mark的肩膀,“何况你之前精神不失常的时候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
这他妈难道是个安慰吗。
Sean还在自顾自的“安慰Mark”。Mark快被烦死了。
等等,Sean是来安慰我的。Mark突然意识到这一点。
为什么要来安慰我?谁让他来的?
联系了Dustin的不同寻常的表现,Mark突然懂了。
这玩意儿是Dustin招来的。
这波奖金扣的不亏。


经过缜密的思考,Mark判断,Dustin不知为什么认为他有精神问题。

精神问题,Mark Zuckerberg,呵。
Mark决定以后再也不去问Dustin了,他自己的问题,他自己来解决。

但是他从没找到答案。Wardo为什么不来,或是Dustin诡秘的逻辑,还是Chris突然安排的假期,以至于Sean的话都在大脑的加工下显得意味深长。


【“嗨,Mark,听说你精神失常了。”】




他的确最近出了点问题,不是精神…大概也算这类,他常常忘记一些事情。甚至他昨天忽然在打代码的时候卡壳了。虽然只是不到半秒的停滞,但是大脑一瞬间的空白让Mark十分十分不舒服。

他,竟然,忘记了,代码。
这简直像个笑话。

这让Mark有了危机感,他开始延长熟悉代码的时间,为此,他很少分神去想Wardo了。
但是情况没有好转。
这甚至可以说是更加危急,半秒,一秒,五秒,十秒——他停顿的越来越长。

Mark不想和别人说,他有点害怕。
尽管现在不需要他一个人支撑这个大厦,但是他还是感觉随着代码的流逝,这栋钢筋水泥也在风干,沙化,被侵蚀的不成样子。

如果没有了Facebook,Wardo回来的时候去哪里找到他呢。Mark突然想到。


事与愿违,Mark的努力一无所获。
奇怪的,Mark越是努力集中在那些数学上,眼前越是浮现出Wardo的影子。
棕发,棕眼,微笑的脸庞,和——痛苦的模样。

等等,最后那个是什么?
Mark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那张脸呈现出痛苦的表情,陌生极了有让他抗拒,但是不可否认的熟悉。
这张脸在哪里见过?

车鸣。
尖叫。
倒地不起。



Mark看见Dustin和Chris跑过来,办公室的灯光直射他的眼睛,他们的叫喊和声音有点失真,音调被莫名其妙的拉长,听上去有点好笑。
那些代码突然流畅的涌现在他脑子里,真神奇,Mark想,哦,对了,除了代码他还想起来另一件事——Wardo已经死了。



END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