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狭隘之心





“有钱的富翁们会请人为伴侣立下毒誓,诅咒一切试图染指他们而雄心勃勃的人,即使某天他们撒手人寰。”

————————————————————
0

Eduardo和Mark的婚礼现场有一点奇怪,时隔多年,Sean忽然想起来。不是天气场地还是饮品之类的原因,而是更古怪的,在流程安排上多出了一个环节。
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环节,甚至不能称之为“环节”,“意外”这个词或许更恰当一些,因为整个过程也就只是一个模样打扮类似僧侣的人在Mark走过的时候停了几秒,那个人的手轻轻拍了拍Mark的头。

“应该是Wardo请来的人?祝福?或者巴西人的传统…大概是这个意思。”Dustin猜测,他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我们现在的目标不该是这个。”
“没准是呢,”Sean出神的瘫在沙发上,“你看Miss.Smith,没准,没准就是那些——”


“邪术?”他开玩笑的说。





1

现在是纽约时间下午五点,已经到了员工下班的时间了。而Dustin现在还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自己坐在大办公桌后自言自语着。

'我的这位朋友最近很不正常,'Dustin斟酌着用辞,或者说是——倒霉?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他这异于常人的遭遇还尤其体现在爱情方面,作为三十几岁的人,即使是他这种特殊情况,但他还风华正茂,家财万贯,还是有吸引力的…'
Dustin扔下笔,把这张纸也团起来扔掉。

他脚边的文字筒已经快满了,而每一张被扔掉的,皱巴巴的纸,它们都来自于这个正在抓耳挠腮的FacebookCTO,就在过去的一个小时内。

这对于他来说太难了,Dustin趴在桌子上想,支撑不住的打了个哈欠,他已经为此努力了好几天,但事实上,他就连准确的描述现在的情况都做不到。他尽力避免那些戏剧化的形容词,免得让人以为这是一个手段拙略的恶作剧,可怜他不深厚的词汇量,他现在连一个字都往下写不出来了。

但是这件事实在是太奇怪了,Dustin发誓,如果哪天这件事平息下去了,他就马上辞职在家待着,什么都不干,把这件事撰写成剧本。不用改动,无需润色,平平实实的写下来就寄出去,保准能给接受它的导演带来几个提名。
他出神的想了一会站在最佳编剧领奖台上的自己,然后继续对着白纸抓耳挠腮。

这件事实在是太奇怪了,Dustin重申,他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在视野开阔的落地窗前看了一会儿,绕着沙发走来走去,突然想起了什么,快步走回去,坐在桌前强打起精神在纸上写写画画。


'亲爱的Mary:
前几天我们还在电话里通过近况,希望你还没那么快忘记我。我知道你不喜欢网络这些,所以写信是个好主意?告诉我是这样的吧,好心的小姐。
这次情况紧急,恐怕我要唐突的直接进入正题了。我的朋友,你也知道,那位Mark,他最近很不正常,对此我们很担心。……至于他不同的经历,请您务必相信我得在下面的话,我发誓,以下内容没有一点夸张成分。

一切是从两年前开始的——是的两年,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肯定,我绝对不敢贸然打扰——一直持续到我写信的前一个时辰,并且还要继续到回信寄来的那一天不止。噩梦,绝对是噩梦,并且是一个颇为梦幻的噩梦。每一个人,女性或者男性,每一个和Mark有一点暧昧关系的人都在发生意外,有大有小,但因人惊异的是每一个意外都发生的高明…高明到了离奇的地步。
没有人知道它们是怎么发生的,怎么会有人如此熟悉受害者的生活轨迹,日常习惯,甚至作案者精通所有行业,所有技能,才能做出这样天衣无缝的行动。并且到现在,我们用尽一切办法,依旧对那个作案者…或者说是团体毫无头绪。
在现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们原本以为是巧合,甚至开玩笑的说有一个狂热的粉丝。但现在看来我们错的离谱,那些意外也不仅仅再是“警告”的程度了,现在事态已经超过想象,Kate,一个好女孩,现在躺在医院…令人恐惧的是,她到这步境地之前,和她现在的分界点是和Mark的订婚消息。我们应该足够警惕的,那些之前的受害者没有给我们足够的教训…她原本一直平安无事,我们就以为那些事已经结束了。直到那天…那天她原本要和Mark订婚的。

通过这件事,我们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现在,说实话,我们已经慌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这件事情还在对公众保密阶段,Mary,我亲爱的Mary,你能帮助我们吗?
期待你的来信
你的朋友
Dustin Moskovitz'


“Mark得给我加薪,”Dustin嘟哝,“我还要请来那个精明的小姐,我可不喜欢她那尖利的眼神,还有这些,为了写这封信,看看它们,这些措辞都要把我弄疯了。”

他把信仔细的封好,装进写好地址的信封里。


现在窗外完全黑了,从他这里的窗户看下去,下面的车流缓缓的移动,金色的光连成片,满满的覆盖在道路上,细密的铺满了错综复杂的柏油地面。
“金色…”Dustin喃喃自语,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马上否定了,“不,不会的。”

他起身去接下一杯咖啡,从玻璃外看见Mark还没离开。他佝偻着身子,电脑的灯光有点晃眼,Dustin看不清他在干什么。
“不会的。”他再次肯定自己,举起杯子,把里面的咖啡一口灌下去。




TBC




PS:后面的还没想好…ˊ_>ˋ大概是一个没有逻辑硬拉剧情的推理故事
PPS:角色死亡注意,大概下次出现?

评论(8)

热度(27)

  1. ryeong羊绒胡桃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