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令人讨厌的游戏玩家




全息游戏AU
世界观存在BUG
没有逻辑



MEZ公司有三好,剧情,画面,人设好。作为游戏行业的知名公司,MEZ以烧脑又不至于藐视众生的剧情,顶尖的画面,合理的战斗体系的一贯作风,早在开创公司前期就迅速俘获了一大批游戏宅的心,每年的发行量惊人的高。


毕竟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MEZ的NPC虽然并不呆板,甚至可以说是高度人性化,但其与优秀内涵不匹配的外形设计一直被诟病。作为一个敢想敢做勇于创新的公司,MEZ一直坚持把人物外形的设计权交给被压榨的惨烈的技术部门,作为抽奖的奖品分发。同时,又作为一个优秀的游戏公司,MEZ的技术含量越高,也就越说明,开发游戏的人都是一群技术宅。
毫无疑问,作为技术宅的基本尊严,无可挑剔的,就是灾难性的审美。更何况他们还抱着看隔壁部门笑话的念头对人设打擦边球,看着隔壁焦头烂额的悄悄改动,还不能太夸张,实着为压力极大的工作环境提供了不少笑料。
很遗憾,隔壁的公关部并不同他们一样高兴。

在给公关部带来工作量的同时,玩家们也成为了这场战争殃及到的无辜群众。想想看,你精疲力尽的通过种种推理侦查和一路披荆斩麻,终于追查到和终极BOSS决战的地点,压抑的剧情铺设和环境氛围营造出即将到来对峙局面的紧张氛围,正当你全神贯注的沉浸到游戏的氛围里面,突然出现的幕后策划者穿着绣了大串红爱心的绿袍子蹦蹦跳跳的走出来。

或许这还可以说是反差带来新奇的感受,但当玩家们一再看到训练场的青春少女粉色绿色紫色穿了花花绿绿一身,定位是贵族的女性角色们除了颜色以外一模一样的裙子,男性角色们也没能幸免——总之,那也是令人相当感动的画面。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每次都被MEZ突如其来的直男画风逼得咽下心头血的第三年,民愤达到了顶端。蹲在MEZ游戏坑的女性玩家表示MEZ这样迟早要完,于是愤而煽动其他新人老人,和早有意见的MEZ公关部强强联合,做足准备拉长战线,新玩家一脸懵逼被诱拐着喊喊口号,老玩家气定神闲时不时加把火,以至于战火从论坛蔓延到社交网络,游戏圈这次气势汹汹势不可挡,不能刷屏誓不罢休。

庞大的社交网络鱼龙混杂,对于完全不懂游戏圈在搞什么鬼的人,虽然不玩游戏,但热闹还是不能不凑的。
终于在众人有计划的把事情越搞越大时,MEZ坐不住了,公关部看准时机建议把人设权还给美术部门,技术部死命不给,最后经过几次全体大会,决定两个部门合作拿出一个能平息言论的优秀人设,这次再捣乱就彻底收回技术部权限。
技术部门的代表表示他们勉为其难的同意了,转头就不高兴的瞪了一旁全程吃瓜的美术部门代表,被强行拉下水的姑娘压根没看他,冷笑的把手里的笔搁到桌子上,清脆的声音听的技术部代表心惊,听的后勤部代表肉疼。


合作的消息一放出,网上的议论果然停了不少。玩家们和群众仁慈的放过了他们,并开启另一个讨论新人物的话题。
过了几个月,游戏更新,万众瞩目的新人物终于上线。






Eduardo Saverin就是这个新加入的的NPC。在结合了美术部一众年轻女孩的要求和忽视了技术部对于性别的抗议之后,新推出的博学而优雅的图书馆长Mr.Saverin腿长腰细颜正声甜,火辣的要命还自带一股禁欲气质。
并且任务还是要求玩家刷好感度来获取情报那种。
可想而知,在游戏发布信息的那天,论坛炸的有多么昏天黑地。社交网络再次接纳了气势汹汹的游戏圈刷屏,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Eduardo Saverin的形象让他们满意极了,但也不乏忧虑重重的男性玩家表示为什么要刷一个大老爷们的好感。
不论如何,有还是比没有好。玩家们对MEZ的有错必改表示满意,并对新人物Eduardo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他一个人撑起了MEZ人设一片天。”
一个资深MEZ玩家在信息发布的消息下面深沉的评论,获得了一片赞同之声。


新剧情很快就上线了,除了延续了前面的内容,Eduardo作为新出现的情报来源,是这次最引人注目的内容。按照MEZ的设定,玩家可以通过增加Eduardo Saverin的好感度来得到他的情报,好感度的数值越高,能买到的情报也就越多,更新情报的速度也会变快。
经过几个星期的摸索,大部分玩家很快掌握了套路。一般来说,只要玩家操纵的人物是品性正直,举止得当的正面人物很快就可以得到他的好感度,即使选择的是反面角色,只要表达出足够的诚意也不会难为玩家,尤其是智力技能点高或者选择了亚洲面孔的女性玩家,在Eduardo Saverin任务上简直拥有就像开了挂一样的优势,常常是在大部分还没做完Eduardo Saverin的任务时,他们已经拿了双倍,看的没有在这两方面有优势的玩家咬牙切齿。
咬也没有用,还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做图书馆长发布的任务。所幸的是,虽然每个任务得到的好感度不高,但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况且每次看着那张漂亮的脸和甜蜜的声音和你软糯糯的说话也足矣安慰玩家们被一众大小BOSS完虐内心的惨淡。
甜蜜的Saverin馆长迅速得到了超高的人气,美术部的人开始嘲笑的看着之前叫嚣着性别问题的一众技术部人员,一切平静而美好。
可好景不长,就在大概半年后,大家已经熟悉Eduardo Saverin的任务之后,突然在论坛上冒出来一个帖子,此贴一开顿时腥风血雨。



【 “Blue”竟然把Saverin馆长的好感刷满了?!!】









说起“Blue”这个账号,在游戏圈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MEZ公司第一款游戏开始,这个账号就以他精准的操作,明显高于平均的智商,高冷的风格和一说话想让人掐死的嘴炮迅速成为了游戏里面最亮眼的奇葩。也由于他这些相当讨人厌的行为,至今,传奇的,没有参加任何公会。
但是Blue好像也不在意这个,他一个人满地图的窜来窜去,神出鬼没的的抢宝物,杀BOSS,在世界公告里面刷屏,走位风骚的让人看得牙痒痒还拿他毫无办法,不仅如此,他还善于,并且乐于在玩家面对BOSS时在旁边免费解说,语速快单词多错误少,战局了解的相当清晰,并且观点犀利的常常险些被打。
老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有一次,Blue把一个勇士惹急了,对方BOSS都不要了追过来打他,Blue轻松而巧妙地躲过去,并且抓住时机干掉了对方没打完的BOSS,迅速收了奖励,在勇士气得发疯的砸炸弹来之前逃之夭夭。事后有玩家爆料Blue一直想要那个BOSS的奖励,但出于种种原因未能得手,就逮到了那个玩家在打它的时候趁机捞一笔。
心思深沉令人发指,堪称圈内毒瘤。

但是毒瘤后来也交到了朋友,魔法师Rain和勇士Fish。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风波,大家都想不明白,和这样一个人相处,竟然有人能忍住不打死他?但在后来玩家们经历了勇士Fish蹲在更新点把任务材料的鲑鱼一条不剩的捞走,魔法师和论坛里有名的喷子对黑不带脏字的把对方说的下线之后,众人终于平静的看待了这三个人能结盟这件事。
有了队友帮助的Blue,在游戏里的征战更加得心应手。三个人扫荡地图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后来还吸引了同样大名鼎鼎毁誉参半的Casanova,四个人一起走过来的画面一度成为玩家们的噩梦。
当然现在也是。



Casanova也是一个传奇,他比Blue成名更早,而不同于Blue的臭名昭著,关于Casanova,比他的技术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人如其名的行事风格。

放荡,独立,花蝴蝶一样游走于个个公会但从不加入任何一个。
他最著名的一件事,就是和当初一起闯荡游戏的同伴建立工会之后被踢出去的经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名声,事实上他的名声已经不能更差了。可以猜测,这一件事的的确确对他有所打击,尽管他没让任何人看出来,但是自此之后Casanova对任何公会的邀请都不再回应。
直到他遇到了业界毒瘤三人组。

在一开始他是不信能有人比他还讨人厌的,直到他真正的直面Blue的时候,他感到了挑战感在他身体里面又复苏了,这是自从站到游戏顶尖地位之后从没有过的。于是他愉快的加入了这个小队,正式开启了他人生的又一辉煌篇章。









对于新角色Eduardo Saverin,最有兴趣的是Casanova。他老早就听说了这个诞生自腥风血雨的新人物,于是打着做任务的旗号兴冲冲地丢下其他三个人自己跑到图书馆。

“嗨,我是Casanova,很高兴遇见你。”他热情地挥手和馆长打了招呼,热切的盯着坐在窗边看书的漂亮的馆长从书本里面抬起头,看见他,微微一笑作为回应。
馆长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应他的招手,这听起来有些傲慢,但他甜蜜的微笑让这一切变成了Casanova的受宠若惊。
大概是出于礼貌,之后馆长就没再接着看书,Casanova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递给他。
“这是什么?”
他听见了意料之中的问话。
“我早对您有所耳闻,所以特地带了见面礼过来。”Casanova带着具有迷惑性的绅士笑容说道,“您或许会喜欢这个。”
馆长怀疑的看了看手里面的照片,又看了看Casanova,确定了他没在开玩笑以后仔细的看着它。

过了一会,他才小声说,“好吧,或许我的确会喜欢这个。”
Casanova得意极了,他适时地表达了离开的意思,由于他对自己成果的自信,忽视了身后馆长脸颊上不太自然的浅红色。

又过了一个多月,Casanova再次前来拜访馆长。
“您好,还记得我吗?”他站在门口打招呼,馆长看着他很高兴,马上迎了过来,“当然了,慷慨又善良的先生。”
馆长走近了,他看向大门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得到了礼物的孩子一样惊喜,“天哪,天哪,”他说道,“您竟然带来了他,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您了!”
他?Casanova有点纳闷,但是他马上理解了这个,做研究的总是爱把这些东西看作是人一样,他要理解。
“您是怎么知道我带了上次照片里面的古籍真品——”Casanova看着馆长朝他走来,大步迎上去——正好和馆长擦肩而过。
什么?
Casanova不明所以的回过头,看见Saverin馆长微笑着打招呼——和Blue?
他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还有Rain和Fish都跟来了。
大概是有什么活动了,Casanova想,但是为什么Saverin馆长会对Blue那么关注?他不应该见过Blue啊,等等,Saverin馆长说的‘他’指的不会是——
Casanova的表情惊恐起来,他想起了什么一样翻着自己的储物背包,果然,他绝望的看着那张古籍影印照片还在里面,并且更令他惊恐的,是那张他偷偷拍的Blue的照片不见了。

他回过头,看着和就几分钟前的自己一样疑惑地魔法师和勇士,拒绝再想为什么馆长喜欢那张照片的原因。










Blue最近游戏打得很顺,从前就没有什么难的住他,现在又有了靠谱的队友,更重要的是他有了Saverin馆长的情报。
Blue在刷Savarin馆长的好感度上简直天赋秉异,如果把一般智力值不高的非亚裔女性玩家的速度比作是自行车,那么高智力值是汽车,亚裔女性比汽车更快一点,而Blue,Casanova冷笑一声,他简直是在坐火箭。
他们没见过几次面,但是每次见面,Casanova都几乎能听到Saverin馆长时刻增加的好感度的音效。
系统bug,绝对是系统bug。Casanova委屈的看着自己努力刷出的一点好感度,和Blue漫不经心就能得到的高数值,决定现在就加入‘反Blue联盟’,让Rain和Fish两个人单在联盟外面。
论让人讨厌的功力,我的确比不过Blue。
他沉痛的想着,看着馆长贴心的给Blue拿来补充体力的精致食物,默默喝下自己毫无味道的压缩饼干。作为勇士,他不在乎吃什么,Casanova安慰自己,不过是送点吃的,送点衣服,好感度加的快一点,受伤了馆长帮他包扎吗,他冷漠的咽下一口饼干,他们怎么不接个吻——
操,Casanova的饼干呛住了他自己,他们真亲上了。









然而纸里总是包不住火的,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这一事实。
系统的确出了bug,并且还不是什么小问题。作为高度拟人化的NPC,如果传出有类似于产生自主意识的消息,后果不堪设想。
这件事被压了下来,MEZ内部忙的昏天黑地,经历了连续高强度的多天混乱,技术部门把Saverin馆长这个角色重新编排,一切恢复了常态。



等到他们在一次去图书馆的时候,那里已经是新生馆长Saverin了。Casanova看着Blue沉默的从馆长的手里购得了资料,他们正准备离开时,听见馆长感叹,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高的情报权限,您一定是一位英勇无畏的义人。”
不,Casanova想,Blue可讨人厌了。








评论(17)

热度(79)

  1. ryeong羊绒胡桃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