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Smides】如何解答问题


注意:
短小
TSN提及
Dorothy和Desmond友情向AU
神经病向





Smitty觉得,自己最近不太对劲。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想,但他这次真的要解决它了。Smitty坐在床上思考着,甚至把不离手的枪都放下了,他真的很努力要解决它。
可惜,这的确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在毫无意义的浪费了近一个小时后,他终于放弃了通过思考解决这个问题的愚蠢念头。

现在是午饭时间,房间里谁都没在,哦,这是第二件奇怪的事。今天那些神经病一样的队友们都躲着他,看他来他们就走,卡着他走的点他们再进,就连眼神都闪开他。不过这和困扰他许久的另一个问题相比屁都算不上,Smitty把那群神经病赶出脑子,向倒在床上,后背靠在堆起来的被子上,正好看到对面Desmend的床。
操。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
不,他不应该这样。Smitty想,但是这不能怪他。他是对那个古怪又固执的玉米秆有意见,但又不至于看见他的东西就过度反应,没错,他没有。
他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呢?Smitty想不出来,他烦躁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盯着柱子上的黑点发呆。

正好Teach进来了,Smitty猛的坐起来,向Teach走过去。
“你要干嘛?”
Teach警惕的停下来,他已经准备好跑了。
“问你点事。”Smitty看他一脸神经兮兮的就不舒服,他停在原地,等Teach走过去。
Teach将信将疑的过去,走了半天磨磨蹭蹭的移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坐下。
Smitty也坐下来,他凑近Teach,吓得他马上向后坐。
“你们今天一个个的都他妈怎么了!”
Smitty觉得莫名其妙,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一个个躲他就像是在躲老虎。
Teach听了这话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他尴尬的笑了笑,看看门口,小声和Smitty说,“还不是你昨天,凶成那个样子…你回来的早,没看见昨天那个小子所在的营的僵硬着走到我们旁边,看见你不在,一个个的才放松下来,呼口气的声,大的周围都听见了。”
Smitty没兴趣听这些,他不客气的打断他,“别扯这些个,我有事问你。”
Teach马上闭嘴,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Smitty酝酿了一下,难得紧张了一回,“我觉得我最近怕那个小子。”
“那个?”
Teach惊奇起来,竟然有Smitty怕的人?还在他们这里?
Smitty示意他一个方向,Teach带着兴奋疑惑和敬佩看过去——
哦,Teach冷漠的把头转回来,是Desmond啊。

他突然意识到,Smitty要问他的,恐怕就是这个。
这下怎么办,Teach静静的沉思起来,要是直接和这位说他没啥毛病就是恋爱了,肯定被打死,要是和他胡扯一通,肯定早晚有一天被打死。
早死不如晚死,早死早超生。
想通了这件事,Teach沉吟了一下,还没开口就听Smitty自顾自的说上了。
“我为什么要怕那个玉米秆?他又打不过我,虽然他的成绩不错,但是看看他的样子,瘦削的没几两肉的样子,他应该多吃点。”
“呃…Smitty…我想,或许你应该…”
Teach试图插个话。
“不过既然他打不过我,我为什么要怕他?我也没什么把柄在他那里,他倒是,一本朋友送的旧圣经就能让他卑躬屈膝。”
“你不能老是躲着他,隔壁那帮孙子要不是打不过你,早就来看热闹…”
“你听见那天他说'请还给我'了吗,我听着都愣了,你说他一个大老爷们,声音怎么又软又甜的和女孩子一样?医务室的Linda都比他强横,昨天早上Linda还跟我抱怨说伤员们更想要Desmond治疗他们,等等,她为什么要和我说?”
“………”
“她又说每次她听了这话怒火攻心的时候看见Desmond的脸,尤其是他的眼睛就不气了,她这是要我说什么?要我表达一下对玉米秆好看的脸的赞美?即使那张脸的确好看的不行,我也没觉得这和他的医疗技术有什么关系。”
“………”
“眼睛,Linda的母爱太泛滥了,还有你不觉得他的眼睛太大了吗?还湿漉漉的,就像是谁欺负他了一样,哦,说到这个,他们,那天打了他的人得负责,”
“负责什么?负责娶他吗?”Teach已经明白Smitty不肯听自己的话了,他看着Smitty难得絮絮叨叨的样子,不假思索就接了一句,然后看着Smitty阴沉沉的脸色马上怂了。
“好吧好吧,没有人娶Des小可爱,”他嘟囔着,“你有拳头你最大。”
Smitty瞪了他一眼,“我是来找你解决这个的。”
“可我说的话你都没听。”
“我听了,我没有躲他。”
“哦?”Teach给了他一个不信任的眼神,突然看着门口,“嘿,Desmond!”
然后他迅速的转过头,发现Smitty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对面的窗户旁边了。
Teach朝Smitty耸肩,得意的笑了一声。
“速度不错,训练场之王。”
Smitty骂骂咧咧的走回来坐下,他捶了一下Teach的背,成功让后者痛呼一声。
有种你拿这个速度去找Des,他想着,十分委屈的心疼自己今天刚刚摔过的背。
Smitty一点没受刚才被打断的影响,他无视Teach谴责的眼神,接着说。
“我可不再是第一了,要是他拿了枪,肯定是一名好战士。”
Smitty的声音突然低哑了下去,他恨铁不成钢的说,“那个懦夫,拿起枪又怎么了?明明有那么好的底子,非要作践自己。”
Teach噤声,安静的等Smitty难得的情感外露结束,
没让他等太久,Smitty自己又开口了。
“不过,他虽然不敢拿枪,但是在医学方面的确还不错,这几次进步挺快的,要我说,他这样的人就不该来战场,他就应该在一个平静祥和到无聊的地方给老太太治风寒,应付青春期的女孩们,结婚,拉着孩子野餐,最后拉着颤颤巍巍的妻子傍晚散步。”
“然后路过你的墓碑?”
Smitty不说话了。
“你不怕他,”Teach说,“你喜欢他,Simtty,你喜欢Deamond。”
“不,这不可能。”他迅速的反驳他,“我不可能喜欢他。”
Teach叹了口气,“那你说你为什么?”他想了想,“或者你想象一下,就是你刚说的那个画面,Desmond在一个和平的小镇当医生,是当地人尊敬的好人,有一个个子不高短卷发的伴侣,不怎么体贴但足够爱他,他们相伴一生然后某天可能路过你的墓碑——”
“闭嘴!”
“你不希望这样,Smitty。承认吧,你喜欢他,不想让别人抢走他。”
“不,我不是。”Smitty固执的否认。
Teach掐住自己的手指,他觉得自己一个月的耐心都要被这个傻瓜耗完了。
我应该克制,他想,我是一个温和懂礼的人。
Smitty可不管他是不是在平息怒火还是什么,他说,“我又没做什么,你怎么就觉得我喜欢他。”
去他妈的懂礼貌。
Teach深吸一口气,朝Smitty大吼,
“你他妈昨天上午当众把想要冲Desmond告白的那个小子打成那样,你现在和我说你什么都没做?!”

Smitty被他吼到懵了两秒,然后就被推出了宿舍。
“去找Desmond,你知道你要说什么。”Teach朝他扔下这句话,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十分钟过去了,Desmond正常的一个人从门口进来。
完了,Teach悲伤的想,蠢蛋Smitty逃了,小可爱是那个矮个卷毛的了。
“Teach,”正当Teach为好友哀悼的时候,旁边突然出现了小军医甜蜜的声音。
“门口的Smitty看上去有点奇怪,我能帮他什么吗——诶,Teach?”
Desmond疑惑的看着推着他后背往外送的Teach。
Teach简直要热泪盈眶了,没想到那个混蛋竟然还有一次机会。

“你去找他,在他面前笑,看着他笑就行,”Teach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自然一点,“现在就去,肯定能解决这个。”
“好吧。”小军医眨眨眼睛,看起来迷惑极了,但还是顺从的出去找Smitty。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一阵口哨声,Hollywood冲进来跟他说,“快出去看!老大和——”
“小可爱亲上了?”Teach一脸冷漠又傲慢的看着他和其他一脸懵逼的队员。“我早就知道了。”









【自我放飞的彩蛋】
从钢锯岭返回,Smitty决定和Desmond去Desmond的家乡看看。
他们刚下车,Smitty还没来的及做什么,旁边的Desmond就被拉走了。
“Des,你回来了。”
Smitty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矮个的短发卷毛抱着他的Des,还朝他嘲讽的看了一眼。
他的Des还回抱他?
“这是我的朋友…嘿,Smitty,你在干嘛?为什么要往车那走?”

还在车上的Teach看着卷毛也目瞪口呆,他看着越来越近的Smitty,僵硬的挤出一个笑容。
“呃…我说这都是巧合,你信吗?”


评论(1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