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 坠落时刻番外 了解与爱


这不是一场梦,Mark再次告诫自己,然后推开车门,在大雨中撑起伞。

三天前的晚上,Dustin给他发短信。这令他有些奇怪,因为Dustin并不是那种喜欢发短信的人。在更多时候,这个充满活力的男孩更偏向于一个电话打过去,让对方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完全分享他的消息。
但是今天他发了短信?Mark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重量不大的手机压在手上好像压在胸腔里一样。
Mark没管这些,他舔了一下唇,把领子向前下拉,迅速的点开短信。
{8:37
Wardo的飞机在海里坠机了。}

Mark愣了一下,花了一点时间来理解这个。简单句,他想,没有署名,说明Dustin很焦急。

但是Mark不,他平静的放下手机,去厨房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拿在手里慢慢的喝着。

Wardo会死,这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Mark一边咽下一口水一边想,每个人都会死,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Wardo,很不幸,他恰巧是早一点的那个。
他回复了Dustin的短信,承诺他会参加葬礼。Dustin那边也没再发什么过来。
Wardo死了,Mark在漆黑的厨房里告诉自己,坠机,在海里,他没有理由生还,除非他是什么超级英雄。不,那也不足以让Wardo逃生,Mark否定了这个提议。即使Wardo是超级英雄,他会尽力的拯救别人而不是自己,会是乐于奉献的那个,就比如纽约好邻居?

毕竟Wardo是那么善良的人。


Wardo的善良总是令Mark惊奇,他的纯真性情在艾略特特立独行。那个真诚,柔软的心灵总是令人惊叹。
他从不谈论他的家庭,所以他们只是大概的知道他的家里经商,还有两个优秀的哥哥。在这样充斥着一个商业气息的大家庭,能够拥有这样的秉性,他的家人定然十分疼爱Eduardo,不让这个小王子受到半点伤害。

在柯克兰的时候,Chris总是看着Eduardo照顾Mark的画面感叹,一个好好的大家公子,偏偏被骗来当保姆,如果Saverin夫妇知道了,一定会不远万里的赶来打死Mark。
Mark不可否置,他把喝完的红牛罐子扔向垃圾筐,摆出一副傲慢的姿态。“这是Wardo愿意的。”
Eduardo把Mark扔歪的罐子捡到筐里,顺着Mark说,“是,我乐意照顾Marky这个小混蛋,Saverin先生和Saverin夫人奈何不了他。”
于是Mark抬头看Chris,嘲笑又得意的看着他。
Chris毫无防备的被Mark嘲讽了一脸,拿起书拒绝再理会他们俩。并在Dustin回来之后,惨无人道的强制分享给他。
至少不能让我一个人咽着一口气不上不下的,Chris事后说。


还有一次,Mark整整三天没看见Eduardo,后来在第四天的时候Eduardo终于出现了。
“Mark,”他向Mark打招呼。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疲惫。
“你这几天去哪里了?”Mark问他。
“一个研究项目,”Eduardo谈到这个,马上神采奕奕的和他说,“是一个关于人口增长的项目,我为他们提供算法支持。”
“你什么时候有研究这个的朋友?”Mark问。
“不算朋友,”Eduardo抓抓头发,“他是同系学弟,这次请我帮忙。”

Mark知道后来这个学弟在Eduardo失意的时候支持他,就因为这次Eduardo的帮助。
总是会有报答的,Mark想,尤其是Wardo这样的好人。

他曾听人说过,好人不长命,只有祸害才遗千年。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谁能想到Eduardo的命会这么短呢?这也是说明了Eduardo有多么美好,上帝忍不住提前召走他,回到他应该在的天堂。

Mark知道他们会在葬礼上这么说。他对此是不屑一顾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为什么不再提前一点?在他和自己反目之前叫走他?
不过Mark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这个。因为这场苦难的来由不因为别的任何人,只是关于Wardo和他两个人的。

已经十二点三十八,手机屏幕已经暗下去,什么都看不到了。Mark决定去休息。时间还早,对于常常彻夜不眠的Mark来说,现在就是上午八点。
但是今天他格外疲惫,扑天涌来的倦怠的无力让他无所适从。
Mark顺应了这个,他沉沉的陷入黑甜的梦里。





他来的有点早,所以葬礼开始之前,Mark先到不远处避雨。他在那里看见了Chris,Dustin,还有Sean。
Mark走过去,意外的发现Sean竟然眼眶红了。
他一直以为Sean和Eduardo的关系不好,而Sean虽然浮夸,却也不是那种连葬礼也不放过的人。

“Mark,”Sean先说话了,“你来的晚了。”
“我没晚,现在葬礼还没开始。”
“你就是晚了。”Sean不依不饶,“你该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拿着一束玫瑰花,红色的——”
“然后被Saverin夫妇赶出去。”
Mark冷静的接过他的话,冲他举了举手里的花。
“我带花了,是玫瑰。”
Sean看着他手里明黄色的花,深吸一口气,不再和他谈这个。

“如果没有你,我的Eduardo会相处的不错。”Sean说,“他会是个优秀的商人,我和商人相处一向很好,更何况我还欠他一束花。”
Mark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也没反对。
“但是即使没有你,我和Wardo也好不了。”Mark说,“只要他是Eduardo,我是Mark,我们就好不了。”

Sean听他这么说,看了Mark一眼,像是怜悯。

Dustin在一旁蔫蔫的,Mark看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一下。他像是知道Mark在想什么,走过来主动拥抱了Mark。“不要想着安慰我,或是任何一个人。”他说,“你应该安慰自己,Mark,我们也是,最应该被安慰的是你。”
这真荒谬,Mark想,他既没哭,也没有精神不振,甚至他比一向体面的Chris都平和。

“Saverin那边还在找遗书。”Chris告诉他们,“但是短期内恐怕难以找到。”
“他们不用找那个。”Mark冷静的说,“Wardo不会在遗书上写一个字。哦,他应该会签一个名。一张白纸,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
“Mark!”Chris瞪了Mark一眼,“别这样,你应该保持尊重!”
“但这是事实。”Mark说,他深吸一口气,“Wardo的遗书一定是空白的。”


“他知道的我怎么会不明白。”Mark又说,他停下,又重复了一遍,“我怎么会不明白。”

Mark知道Wardo会喜欢黄玫瑰,这其中理由就和Mark一样知道Wardo会有一封空白的遗书一样。
他们什么都知道。
可讽刺的,在现实中往往知道的越多,得到的就越少,并且尤其是那些悬而未定却深重无疑的感情。



葬礼开始了,他们打着伞在雨里。来的人很多,Eduardo到底还是Saverin家的小儿子,即使生前最后一段时间并不光彩,他年轻时的成就也足够这些人议论,而最后一段荒谬的剧情正好供他们谈笑,为先生女士们的幽默增光添彩。
Mark站在他们的边缘。
这是他第一次正视Eduardo的失败带来的负面,那比惨淡的百分比更恶毒的言语和态度,甚至让Mark不确定是否Eduardo活着会比他死去更好。
上帝的确仁慈,但他的确迟到了。Mark想,他心里一阵紧缩,但他应该为Eduardo高兴的。

大雨滂沱,丝毫没有减小的架势,Chris走过来到他旁边。
“上帝爱着Wardo,所以把他提前叫走了,”Chris还没说完,Mark就打断他了。“千篇一律的演讲,你想说什么?”
Chris平静的看着他,“上帝爱着所有人,但这份爱不足以让我们走完人生。”
Mark不明白,他又觉得Chris是明白的。
“但让我们走在世上的不仅仅是上帝的爱,应该是人们之间互相的爱与支持。”Chris注视着他,“Mark,他的离去不是因为上帝的过分的爱Wardo,而是因为你不爱。”

Mark被Chris的话刺到了,他立刻准备了反击的一大串话,但看着Chris还带着悲哀的眼睛,Mark突然明白那些不合适。
“我爱他,”Mark只有这一句可以说,“我的确爱他。”
“可你也什么都没做。”Chris说,“爱情不是只要了解就能得到的,Mark,你和Edu竟然谁都不知道。”

他的确了解Wardo,Wardo也了解他。他们在Wardo离开前的对话里能肯定的提问,他能确切的知晓Wardo的遗书,他可以送出Wardo设想里的黄玫瑰,但是哪里有人能完整的了解另一个人呢。

他们都用着不完整的资料步步为营,最终越来越远,远到一切都可望而不可及。

每个悲哀的场景都应该有一场雨。Mark提前离开了,他把伞收起来,漆黑的背影走在雨幕里面。

当年冲刷着Eduardo的大雨,最终还是落到了Mark的身上,而这次的雨水滑落,就真的不能再到达另一个人身边了。


无论何地,他最终再也找不到他的Wardo了。
Mark想着,忽然间,眼泪奔涌出来。

评论(2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