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甜蜜的



【Mark似乎想要搞个大新闻;-) 】






早上7点四十,Eduardo刚起床不久就看到了简讯。
{7:35
今天天气晴朗,但是温度不高,你需要加外套。}
这条简讯简单,并无新奇,任何人都可能曾经发给过自己的朋友,亲人,甚至客户。它温暖,体贴,Eduardo可以用一大堆的好形容词来描绘它——但是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了什么,这份邮件真正的发送人,都不该不包括在“任何人”里面——尤其当那个人是Mark的时候。
这真是第一次。Eduardo考虑了一下,回复了他。
{7:48
谢谢关心,Mark,我穿的足够多。}
没多久,又传来了简讯。
{7:51
好吧。那么如果你愿意的话,穿着你足够多的衣服出去走走?我的意思是,我正好也要去放松一下。}

Eduwlardo竭力抑制住自己想要打电话确认到底是谁拿走了Mark手机的冲动,或许是Dustin,或许是Chris,又或许是Sean。总之,这太不寻常了,这完全不“Mark”,它简直违背了Eduardo一切对Mark的认知。

Mark·愿望是长在椅子上·面前必须有电脑·Zuckerberg竟然愿意出去走走?还邀请了他?认真的?
Eduardo努力不让自己像个小女孩一样惊叫,然后尝试去理解这件事,不过他挣扎了五分钟就放弃了。这不是他的问题,Eduardo笃定的想,Mark的思维实在是太难懂了。
可能是哪页被他看到的杂志,或哪个网站弹窗广告,甚至是哪个实习生被他听到的谈话让Mark作出了这个决定,现在他唯一猜测到的可能性,就是Mark恐怕正在准备搞个大新闻,并且是关于他的。
坏消息。
加不加后面那半句都是。

无论如何,Eduardo都决定要去看看他又在做什么,以免被Mark的行为弄的措手不及。

{8:01
好主意。}

Eduardo到约定好的公园时,远远的看见了Mark。他罕见的没有拿着电脑,安安静静的坐在长椅上,看起来有些无聊,心不在焉的咬着扭扭糖,看着远处的树发呆。
这很怪异,Eduardo再次确认了这一点,而Mark这种怪异极大的激发了他的好奇心。他毫不犹豫的加快脚步走过去。
“Mark?”
Mark看起来还在神游。
“Mark!”Eduardo把手放到他眼前晃了晃,看着Mark眼里逐渐有了亮光,在他旁边坐下。
“Wardo,你迟到了三分钟。不过没关系我不介意等你,我有一个很棒的计划,你会喜欢我的这个的。我们现在就走吧。”
Mark自顾自的说着,站起来就向前走,但他没走几步,感受到身边空落落的,硬生生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Eduardo。
他看着Eduwardo迷惑不解的表情一言不发,站在那里等他跟上去,甚至因为Eduardo的滞后而表现出不解的神色。
“计划?什么计划?”Eduardo茫然的问他。
“一个关于放松的计划,Sean提供,不然我们在公园里面坐一整天?那太无聊了,你得承认,Wardo,在享乐方面没人比Sean做的更好。”
Eduardo在听到Sean这个名字的第一时间就皱起了眉,然后迟疑的站起来向Mark走过去。Mark满意的看着Eduardo走过来,不等他追上,就接着向前走。后面的Eduardo耸耸肩,马上跟在后面。

他们走了没多远,叫了一辆车,地点是Mark和司机说的,是不怎么知名的地方。
Eduardo无聊的看着车外的景色,把目光转向坐在前面的Mark。

Mark今天看起来有些奇怪,虽然他一如既往的冷淡且傲慢,但是现在这个Mark的的确确有些不一样,应该说,他看起来很紧张。Eduardo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他在紧张什么?Mark会紧张?
Mark对他的目光毫无察觉,一味的看着窗外。

短信铃声在车厢内突兀的响起来。Eduardo掏出自己的手机,上面漆黑一片。他询问的看向Mark,而Mark迅速的把手机收了回去。
司机看着前面问他们,“抱歉伙计们,是你们的短信吗?我的手机铃声也是这个——所以介意告诉我是不是你们的吗?”
“不,不是我们——”Eduardo话还没说完,就被Mark打断。
“是我们的。”
Eduardo惊讶的看着Mark,而他只是抿了抿嘴,没有要解释什么的意思。

他们在一个街口下车,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Eduardo很确定自己从没来过。Mark熟门熟路的在前面走,径直走进一条小巷。
又往里走,人更稀疏,两旁的路却宽阔起来。正当Eduardo要问的时候,Mark停了下来。那是一家酒吧。

这间店Eduardo再熟悉不过了,原来它在哈佛附近,那还是在他们还没有这么繁忙的时候,Mark,Dustin,Chris和他常来这家店。他们每次都坐在靠窗最后一桌,无聊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猜测旁边桌的情侣会不会吵起来,甚至约会地点都有好几次选在这里——除了Dustin,他没有女朋友,可怜的Dustin。
每次他们中的谁在这里约会时,其他人总是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看着,找借口路过他们的桌子,想方设法的打电话,发简讯,为了破坏好友的姻缘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Mark和Erica那次他们倒是都没去。Eduardo真心实意的希望能有人帮帮他制住Mark,自然不会去掺和,而Dustin和Chris开了赌局,打赌那个好女孩能忍受Mark多久,为了公平,他们两个都约好不去捣乱。

最后Chris赢了,毫无悬念的。

“我没想到它搬到这里来了。”Eduardo喃喃自语,他惊喜的看着Mark,“你是怎么知道的?”
Mark不自在的撇过头,“你不会想知道的。”
Eduardo了然的点点头,Sean,当然的。这让他有些嫉妒,Sean总是这样厉害,他和Mark的相似,他的那些绝妙的主意,他的那些在他看来疯狂的东西却吸引Mark,现在他又要参与到他的回忆里去了。

但是这依旧不足以抹消Eduardo故地重游的欢喜,就在Mark推开门,他们进去的那一刻,一切好像时光倒流回到那段美好的,什么都还来不及发生的时候。
店主是个强迫症般的守旧派,一切的装修都按照在哈佛时候的样式来,桌子椅子也是以前的,他们还找到了当时常坐的,被Dustin不小心画上了马克笔印的桌子,它就在它原本的地方。

他们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一杯柠檬水,空气中的音乐都没变。
Eduardo抑制不了自己的笑意,这一切都太棒了。

“Mark,虽然它的发现者让我很不舒服,但是,”他漂亮的眼睛熠熠生辉,Mark低下头避开了它们。“我很高兴能再次坐在这里,尤其是还有你在这里。”
Mark看上去更烦躁了,这让Eduardo有些迷惑。Mark的手机又响了,他看了Eduardo一眼,又看了看手机,按掉了那通电话。
“推销电话。”Mark解释了一句,但过了仅仅十几秒,它就又响起来了。
Eduardo一点也不相信Mark的鬼话,不寻常的表现,奇怪的态度,马上收起来的手机和被按断的电话,这一切都明确的指出来Mark要惹祸了,他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

“Zuckerberg先生,Zuckerberg先生!这里有找您的电话,请到前台来!”
好极了,推销电话打到了店里,还特意找他?Eduardo把Mark拉起来,“我不知道是谁的,但是都熟悉到能打到这来,那么那个打电话的人恐怕我也认识,Dustin?Chris?哦,还是Sean?去接吧,Mark,顺便代我问好。”
Mark站起来,又看了Eduardo一眼才去前台。

Eduardo自己坐在椅子上,一口一口的喝着咖啡。咖啡的味道和以前差不多,但是好像没那么好喝,现在的这杯的咖啡豆好像因为过度烘焙了,又掩饰的加了大量的糖,盖不住苦味又甜的发腻。
Mark的电话又响了。Mark愿意出来走走是第一件,这是第二件颠覆了Eduardo认知的事情。通常来说,关于接电话这件事,万人迷的Chris从数量上拔得头筹,然后是忙于各种社团和个人事务的Eduardo,之后是朋友一大堆的Dustin,最后才是宅男Mark。
今天他简直就像被Chris附体了。

电话还在响,旁边人已经看过来了。Eduardo只好拿着它去找Mark,在拿起来的时候他注意到屏幕——“Dustin?”
难道是他们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他猜测着,很快就走到了前台。
在前台那边,Mark还在讲电话。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
“兄弟,在做这件事之前你得陪陪他,尽量安抚他的情绪。”
是Sean Parker。
Mark冷淡的回答他,“我当然知道,看看你打电话来的地址,我正在做这件事。”
Eduardo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现在不得不打扰他们。
“Mark,你的电话。”
“就在明天,这件事不能搞砸——Wardo?!”
Mark马上挂了电话,神色紧张局促。太棒了,Eduardo想,现在这个大新闻还是关于我的。
“先接电话,Mark。”Eduardo把电话递给Mark,在他要按掉的时候阻止了他。
“别急着挂断,不然你肯定无法安生了。”
Mark不情愿的接起来,那边Dustin的声音马上传过来,大的连Eduardo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太疯狂了,Mark,你会刺激到他的!”
“Dustin,”Mark用警告的语气说,“Wardo就在旁边。”
“我要和他说话!我要告——”
Dustin还说了什么,Eduardo就不知道了。Mark走远了一点,好像故意避开了他。
“你不能提前告诉他,我不能让他跑了。”
“我当然会。”
“这是最好的办法。”

Mark三分钟后回来了,看起来不高兴。
“Dustin和你有分歧?”
Mark哼了一声,“他需要断奶了。”
Eduardo决定不去想他们的话,他们那些充满默契的暗语简直和中文一样难以理解。

他们在这里吃了午餐,Mark被Eduardo逼着吃了两口蔬菜就说什么也不肯在吃下第三口。
“我讨厌蔬菜,红牛里面的维生素足够我用的了。
“不可以,Mark,”Eduardo无情的镇压了他的反抗并让他把盘子里面的蔬菜吃完。“你需要它,你需要正常的方式来摄取维生素。”
Mark整张脸都要皱起来了,他不情不愿的又吃了几片菜叶,把胡萝片和紫甘蓝坚决的拨到一边,向后靠在椅子背上盯着Eduardo。
“不吃它们。”
Eduardo抵抗不了这个,于是他告诉自己这次就算了。
事实上他从来没有成功过。

磨磨蹭蹭的吃完饭,已经是下午了。他们慢慢走在街上,没人开启话题,但Eduardo也没觉得局促无聊。毕竟和Eduardo一起走的是Mark,他总能让他平静下来。
他们走了半条街,前面人来人往,是电影院。Mark停下,向后转身问Eduardo,“看场电影吗?”
Eduardo已经习惯了,Mark今天不“Mark”的行为,他点点头,和Mark一起进了电影院。
这里生意不错,但他们幸运的买到了最近的一张票。离电影开场还有十七分钟,他们买了爆米花,饮料,站在一大堆人里面等着进场。
“你买了什么电影的票?”Eduardo无聊的盯着人群。
“神秘村*,它的开场离我们最近。”一如既往的Mark式无聊回答。
这真不容易,Eduardo欣慰的想,Mark今天终于恢复正常了?
开场时间到了,他们结束了这次简短的聊天,顺着人流向里走。

座位很不错,中间偏后的地方,买这场的人意外的并不多,他们得以安安静静的看完了电影。
它很精彩,尤其是结局。他们找到了药,发现了谎言。
电影散场了,外面天还没黑。他们继续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
“乌托邦不好吗?”Eduardo叹息的说,“虽然真相重要,但是如果真的有乌托邦——”
“那么也会被打碎的。”Mark朝他泼冷水,“没人真的一直需要乌托邦,它也不能长时间的存在。”
Eduardo还要说什么,Mark的电话响了起来。
Mark拿出手机,看到来电人后犹豫一下,正要按掉,被Eduardo用眼神阻止了。
于是他乖乖听起电话。
“Mark,别想让我做这件事的公关,你不能这样。我要辞职,现在!”
他们现在打电话都这么大声音?除了Sean在酒吧打的那一通不得不提高些音量,Dustin和Chris都这样?Eduardo忍不住想,恐怕这就说明——Mark要做的事绝对不小,并且足够出人意料。
“Dustin告诉你的。”Mark肯定的说。“还有,Wardo在我旁边。”
那么这又关于他了。Eduardo面无表情的想着。
他耐心的等Mark打完电话,思考着,会是什么,关于他的,让Sean用认真的语气,让Dustin认为会让他收到刺激,还是惊吓?并且让Chris觉得棘手的公关?
那会是什么呢?

这通电话也不长,准确来说是被生生掐断了。
“Mark?”Eduardo发现看起来有些烦躁,“不如今天到此为止?”
Mark稍稍点了点头,看起来想说些什么,紧张的捏着饮料瓶。
“明天来找我们,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明天?”Eduardo故意迷茫的问他。
“是的,明天。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关系到,呃,我们的将来。”Mark撇过头不看他。
Eduardo不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但他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的的确确呼吸一滞。
“好的,我会去的。”Eduardo听见自己颤抖着声音说。

他们就此分别,Eduardo看着Mark离开,也上了车。没走多久,他考虑了一下,让司机去先去商场。

他在一层找到了巧克力专柜,选了好几种他们几个都喜欢,在大学时常吃的巧克力。然后又微微红着脸拿了一小盒玫瑰造型的巧克力。

“请帮我包装一下,”Eduardo愉快的眨着焦糖色的眼睛,甜蜜的笑意和羞涩满满的溢出来,“那个小的请写上【我喜欢你】”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服务员祝福的微笑。“还有,那个大的请写上——”
他稍稍思考了一下。


“请写【祝贺我们达成百万会员】”


*神秘村:Jesse Eisenberg2004年电影。




评论(5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