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记爱德华多 萨维林的演讲




角色死亡注意





请允许我以他成果的受益者的名义讲话,作为同学、合作人、甚至敌人,而不是作为偏爱他的友人向马克 艾略特 扎克伯格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是在哈佛大学的犹太兄弟会上认识扎克伯格的,后来又在每日相处中增进了我们之间的友谊,他那时才17岁。而此刻,他又重现在我眼前,瘦小,眼神锐利,孤傲而沉默不语,面对喧闹的世界傲慢且拒绝顺从。他往往无视我们的玩笑,甚至常常需要我们把他从电脑前拉开,强迫他休息和参与我们:这个质朴、坦荡,脆弱,又毫不避讳袒露自己感受*的人具有难以拒绝的魅力,我们都情不自禁的原谅他的种种混蛋之处——抱歉,但是我很满意我的形容词——因为爱上他实在是太容易了,我觉得我的职责就是全身心爱上他*。不光因为他给我们带来不能拒绝的一个美好的未来的想象,乃至他的滑头和那些可疑的意图*都是如此可爱无比。这一切都很简单,扎克伯格是一个天才,他机智幽默,极端聪明,直观而敏感,而且有一种天真无邪的气质*。当你认识他,了解他,就会明白我是如何的渴望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我一见面就爱上他了,我把所有的感情都赋予在他身上*,我想要他*。他喜爱剧烈运动,那时流传着关于他如何长于击剑的种种佳话,遗憾的是这优点从来都隐藏在他另一天赋的巨大光环之下。

我敬畏他的才华*,那无与伦比的卓绝天赋,Facebook这杰作,这满含奇思妙想、天赋卓绝,和无可比拟的勇气的完美无缺的作品,爆炸一般出现,使他站在顶端,并且一直不曾下滑一步。我们为此感到莫大的愉快;因为他成了我们看着他不凡而未料想到,他的成果是如此之惊叹世界的一位朋友。而从那一天起,他就不断地扩张着这个奇迹,他的步伐频繁,坚稳,显示出在这方面的炉火纯青和高人一等,令涉及这个行业的所有人惊叹。我们每天使用他的这一成果的时候,可以笑或是哭,可以表达一切,但永远是基于他的这一表达规则——推文。他真正的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人。

我爱扎克伯格,不因为他具有相同的犹太血统,因为他是不属于正派的,是尖锐的,是不受约束的,是用新的规则来蔑视规则的。我曾经以为,虽然不应该用常识局限行业,尤其是互联网这样新兴行业发展的天地,应该尝试新鲜的、突破常规的和不可思议的那些举动;但在以前的我看来,这一切的离经叛道,总还是必须回到经济规律和金融原理中来的,正如人们喜爱旅行却少有背井离乡。

而扎克伯格完全颠覆了我。他太聪慧,是一种超越了时代的天才,而我现然只是一个属于时代的普通人。或许在座各位中,有那位理解他,并且足以支持他的人,无论是哪位,都不会是我。但是我却毫无作为的,甚至可以说是多余的占据了他,这位天才的最近的位子。

各位都知道在我们之间那道著名的鸿沟,它早已过去多年,但依旧以另外的形式存活着。当年的报纸上说那是一次狡猾而狠心的报复,而经济学课本常常使用它来警告学生们仔细合同内容,我还曾在成功学书籍中见到过它——作者苦口婆心的告诫,永远别和朋友做生意。但作为当年的参与者,这其实无关报复,也并非全是合同的失误,那句话是正确的但针对于当年的事件它也不够全面。能够解释它的原因实际上并非复杂,这只是扎克伯格为了Facebook的谨慎举措,这是一次完全胜利的,值得庆祝的前进。

我们要认识到这一点,他做得很好,Facebook是巨大的成功,它是划时代的,是锐意前进的,它必然需要一位明智的领导人,扎克伯格完全胜任于此,并且没有人能比他更好。

扎克伯格把Facebook推到了顶端,如果他活着,毫无疑问,他还可以亲自带领这个庞然大物继续膨胀,他一个人的贡献就可以编写出十本书。可是让我说什么呢?面对这庞然大物后面的呕心沥血,我有时真有点忧虑不安。诚然,这些成就都是长期执着的成果。……不过,对于荣誉来说这也是十分沉重的包袱,人们的记忆是不喜欢承受这样的重荷的。那些不忍卒读的记传事例,能够留传后世的从来都不过是寥寥不清不淡的几项——他们会只看到扎克伯格身上的天赋,而那些必定被忽视的,他面对世界的阻挠时的努力,他专注于每一项细微的不同的神情,他叙述那些天马行空的理念是发出光芒的样子,在我看来才是他真正值得铭记的。

先生们,这就是扎克伯格光荣之所在,而且是更牢靠、最坚实的光荣。那么,既然他以昂贵的代价换来了香甜的安息,就让他怀着对自己留下的作品永远富有征服人心的活力这信念,香甜地安息吧。他的作品将永生,并将使他获得永生。





PS:班门弄斧的模仿左拉给莫泊桑的演讲稿,中间插入的文字和左拉先生的简直云泥之别(;_;)建议看看原文哦,特别深情的一篇文章。

PPS:带*的是从访谈里面找到的安德鲁·实力吹卷·花式告白·加菲尔德的话。真的…我按照他的话打出来都脸红…_| ̄|○向加菲·逼死同人·大佬低头

PPPS:讲道理,这两个人仔细算有两对PRS,一对角色同人,三对CP没一对HE。心疼自己和所有在坑里的小伙伴。ˊ_>ˋ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