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被要求到来的人






警告:
 
仿照《六点钟到达的女人》(失败了
 
Sean看起来和Mark有点暧昧,其实因为Sean大佬本身就油腻腻的(◐‿◑)
 
 
 非MS/SM
 
 









和往常一样,他径直走到客厅,坐到小吧台的椅子上,手提电脑随意的搁在旁边。
 
“下午好,Mark。”Sean和他打了个招呼。
Sean把抹布放在柜台上,走到胡桃木的,散发着馥郁酒气的酒柜跟前,片刻之后,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酒。
Mark低下头来,仔细看看上面的图案。

Sean看见那年轻人一头金棕色的卷发毫无顾忌的支棱,看见他关于宽大的连帽衫因为前倾而敞开的豁口,里面嶙峋的锁骨,大理石一样的小半片胸膛,以及下面的阴影。这个男孩的头脑远比他的体格强大,Sean这么想着。正在这时,年轻人抬起头来,酒已经喝完了。

“今天过得怎么样,男孩?”Sean说。
“还不错。”Mark说。
“那Facebook呢,需不需要我的帮助?”
“别把你的那一套往我这算计,”年轻人看了他一眼,告诉他,“你对我的影响够大了。”
“别这么刻薄,Mark,”Sean又说道,“我懂了,Dustin又干嘛了。”

年轻人没说话,也没移开目光。
“我去给你拿点东西吃。”Sean说。
“我说了,你不可能再得到更多了,”Mark说。
“这几个月里我从没向你要过什么,可我总是对你有求必应,即使有的时候你不说。”Sean说道。
“这次不同。”Mark说,他神色倦怠,不时瞟过桌子上的手机。
“每次都一个样。”sean说,“每次你不知所措,就随随便便的来,说你不知所措的像个孩子,然后我就会为你的忧虑肝脑涂地。唯一不同就是今天你没带着问题,而且说了这次不一样。”
“是的。”Mark说,他抬眼盯着Sean,他看了几秒钟,又去看手机。一片漆黑。“没错,Sean,这次不同。”说完,他急促的吸进一口气,接着说了下去,他的话语短促而冷淡,并且让人怀疑的有一些急切的意味。“今天是你要求我来的,所以不一样。”
 
 
 
Sean停下了。
“我已经一个月不碰那些玩意了。”他说。
“谁管你,Sean,今天是你叫我来的,”Mark平淡的说,“我接到了你的电话。”
“我今天,昨天,还有前天都没和你说个一个字”Sean坚持,“我从来不和你约超过三天等待期的见面。”
“可我遵照你的要求来了。”Mark余光瞟过漆黑的屏幕。
Sean贴近他,同样湛蓝的眼睛盯着Mark,他看着Mark的眼睛。
“我觉得你只是需要一个舒服的床。”
Mark更不耐烦了,他推开靠的太近的Sean。
“一两天不睡不算什么。”
Sean耸耸肩,不置一词。
“一切都揭晓了,我在你的梦里要求了你,而你来到现实找我。”他说。
“我只不过没怎么休息,我现在很清醒。”Mark坚持。
“啊,是这样啊。”Sean说。
“真不想知道你擅自理解了什么。”Mark说,“但是你叫来了我,还在这里发神经。”
Sean哼了一声。
“权当你是遵照我的要求来了,”他特地加重了“遵照我的要求”这几个字的读音,“但是既然你来了,至于怎么来的就不重要了。”
“这很重要。”Mark向后仰在椅子上,他的上身陷在靠背内,蜷缩成一个弧线。“我尊重你的意见。”说着Mark扫视过手机,“无论是什么事。”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还是哪个人。”
“无论哪个人,Sean,决定权在你手里。”
“好吧好吧。”Sean说道,“你愿意怎样说就怎样说。”
他没再盯着Mark,转而去摆弄他的那些东西。
“我不希望你出任何岔子。”他说,然后突然停住,看向Mark,“你知道我很爱你吗?”
Mark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你该对着你的电脑说话,Sean,你难道和女孩约会之后还会向她们的父亲表白吗?”
“真尖酸!”Sean的声音有点拔高,“你通常不对我这么尖酸的。”
“你该习惯的,”Mark说,他稍稍平和下来了一点,“没有一个人受得了你这样子,哪怕你是Sean Parker。”
Sean看起来不太高兴,他不吭声了,一心一意的摆弄着酒杯。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Dustin他们痛恨和心情不好的你说话了,你现在应该去睡觉。”

“我很清醒。”Mark说完,看向窗外,Sean现在住的地方他是临时才知道的,最初Sean留给他写着地址早就找不到了。这里楼层很高,往外看能看见下面蚂蚁一样的车流,彩砂一样的的人群。Mark不明白为什么Sean天天看着这样的景色还依旧关心着装到手表的表带颜色,实际上那看起来就像一粒沙子上的一个小小的沟壑。

有那么一会儿,室内里安静得有点儿古怪,只有Sean响声不时打断这宁静。突然,Mark把注意力从蚂蚁和彩砂上收了回来,他的声音压得很低的,和平常好像不太一样。

“你是真的重视Facebook吗?”
“当然。”Sean说,没有看他。
“即使你知道最后它会变成谁的吗?”Mark再一次问道。
“会是谁的呢?”Sean没有看他。
“会是谁的呢。”Mark重复了他的话。
 
谈话到这儿停了下来。Sean还是脸朝着柜橱,忙来忙去,还是看也不看那Mark一眼。Mark上身倾斜向Sean,他带着一贯的冷漠又焦虑的神色,唇瓣紧抿着,缝隙里透出隐秘的殷红色,这让他苍白的吓人。

“哪怕你知道为了Facebook你会奉献什么?”他问道。
直到这时,Sean才又看了他一眼。
“我还有什么奉献不了的呢,为了那个蓝色,透明,强大的弥赛亚。”他说。然后他走到Mark对面,面对面看着他,直视着他的眼睛,格外认真的说道:“我愿意为它斩除一切妨碍和反对者。”

一瞬间,Mark看上去有点儿困惑。他躲开了Sean的眼睛,没有说话。一会儿后他坦然的靠在椅背上。
“你也把它当成了自己的造物。”
“他老说你什么都不明白,Mark。”他用纸巾吸走杯壁上的水珠,又说道,“但你什么都懂。”
可是这会儿Mark的表情又变了个样。
“我懂不懂什么,这些从来都不是什么重点”他沉静的说。
Sean似乎想说些什么,目光里闪动着光,带着傲慢又了然的含义。
那些把自己当上帝的人常常如此,Mark看着他的眼睛想。
“你愿意吗?”Mark突然说。
“什么?。”

“为了Facebook奉献?”
“你知道。”
“你真的会为了Facebook斩断一切敌人?”。
“我对大多数事物都怀抱善意”Sean说,“但是它与Facebook为敌就是另一回事了。”
“哦。”Mark说。“那你做这事应该很容易。”
钟表滴滴答答的声音越来越响,而Mark的手机和石头一样沉默。


“我说的都是实话。”Sean说。
“我知道。那,你是能狠心的设下陷阱的人,为了Facebook。”
“为了你的弥赛亚,我能。”Sean说着,理所当然的说着。
Mark没说话,瞟了一眼手机,它安静的像块石头。
“你能吗?”Sean突然问他。
“什么?”
“我是说…你可以吗,为了Facebook作出的决定。”
“这很难。”Mark承认。“但我必须。”
Sean有点明白了。他尖刻的笑了起来,“你在把他当傻瓜。Mark,虽然很不愿意,但我得说,他很聪明,我不喜欢称赞我讨厌的人,而我说他聪明,这表达他远远超过了这一词汇的表达范畴——或者你认识到的范畴。”
“没关系。”Mark说。他的语气软弱又平静,就像一个将死之人说出真理一般。
“什么?”Sean问,他知道似乎答案,豹子一样暗中窥探,等着Mark说出来。

“他在面对我的时候,不会那么顾虑。”Mark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句话,等他说完这句话后,就像有人将他按进冰冷的水里,他面色苍白的出奇。
“真狠心。”Sean摇摇头,微笑起来。
“难道你不希望这样?”Mark反问他。
“不,”Sean大笑,“我希望你更狠一些。”
 
他们之间又沉默起来,但Sean的心安稳极了。
 
 
“好吧。”最后Mark说,“我们现在可以谈谈怎么干掉他了。”
 
 
END







PS:总觉得Mark在准备合同之前会犹豫一下(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并且埋个伏笔准备丢锅给Sean(上面Mark说Sean要求他来)但是一顿有什么阻碍了Facebook发展就绝对不会姑息……不如站MF( ;´Д`)

最后感谢阅读!:-D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