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疾病和无赖



注意:
寝室格局是编的
发烧症状有夸大




已经快十月份,温度还一点都没有要下来的趋势,除了日历没人认为已经九月底了。
没过几天,在谁都没想到的时候突然下一场雨,一夜之间气温骤降,前几天积攒的寒气猛的袭来,Eduardo,坚持穿西装的Eduardo毫无疑问的中招了。

Eduardo感冒了,突然,并且严重的。




Eduardo很少感冒,也没人认为他会感冒。病毒还是受凉,无论哪一个都和一个注重健康并且喜欢健身的公子哥不着边。所以当他这次突然感冒时,他甚至是在柯克兰昏过去的。


“103.9,Eduardo醒来后让他吃药,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Chris嘱咐完Mark后急匆匆的走了。
Mark坐在桌子前,背对着床,药盒就放在电脑左边,再往右还有一杯水。
Dustin去上课了,Chris有急事外出。只有Mark留在宿舍里看着Eduardo。


Chrsi是10:30走的,走前给Eduardo吃了药,Eduardo睡着了,所以Mark放心的对着电脑走火入魔,他甚至带上了耳机。
所以当他听见身后的一声巨响,发现身后的床上已经空了后,他不该感到奇怪的。

Mark先去客厅看了一眼,没人,厨房也没有,洗手间也没有,他也不在Chris或者Dustin的房间,而门又是锁的。
在Mark准备报警之前,他回到房间看了一眼。

Eduardo正躺在床和墙壁的夹缝里面,和被子搅在一起。

“Marrrrrrk———”
Eduardo挤在被子里喊他的名字。
“Wardo?你怎么掉下去了?”Mark手忙脚乱的试图把Eduardo捞起来,但对方一点都不领情,软绵绵的推着Mark的手,努力和被子搅在一起。
“Wardo?”
Eduardo已经完全埋进去了,就剩点头发露在外面。
完了,Mark想,完了,Eduardo烧傻了,可怜的The Facebook。


“好的,对,呃,我去看看…没有,对,没有,这个也没有。好吧,你早点回来。”
Mark挂了电话,看着被他费了半天劲搬到床上的Eduardo。
Eduardo不沉,Mark力气也不小。但是南美人一点也不想被搬到床上躺着,Mark拉他的手臂时,Eduardo抿着嘴向后仰,而Mark从后面推他时他又把Mark当成沙发。
我以后,一定,一定,一定不要小孩。Papa Mark费力的拽着Eduardo,又拉又哄但终于把Eduardo弄到床上时朝自己发誓。

Chris坚持让Mark把Eduardo搬到床上。
“这很重要,Mark。”Chris说。“学校里好多人都知道Eduardo发烧了,介于这是我迟到的理由——而且我在这里给你打电话,现在好多人也知道Eduardo掉在地上了。”
“哦。”Mark说。
“关心你的朋友,尤其当他是Eduardo·小甜心·Saverin的时候。”Chris说。


午餐的时候Mark给Eduardo喝了药,还有面包。
他把先把药递给Eduardo,Eduardo看看药,又看看Mark,然后向后坐了一点,把小药片和自己的脸分开。
Mark把药往前挪了一点。
“吃药,Wardo,你病了。”
“我没有。”南美人咕哝着,“我就是有点发热。”
“我们管它叫'生病'。”Mark说,“吃了它,我不想喂你。”
“哦——”Eduardo拉长了音节,“这很有威胁力。”
“Wardo,吃药,然后变清醒一点。”
“不。”
“就只是两个小药片而已,不苦。”
“就只是两个小药片?”Eduardo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是,就两小片,还没有咖啡豆大。”
“我能喝咖啡吗?”
“你不能,现在吃药。”
“不。”

Papa Mark想叫Chris回来,Dustin也行,虽然他除了傻笑以外什么都不会做,但至少有个人给他作证:Mark尽力了,Eduardo就是个任性的小混蛋。

Mark甚至为此许愿了,但他再次睁开眼睛,面包还在桌子上,电脑开着,门口一丝声音都没有,Eduardo面前的水都没动过。

好吧。Mark想,这是没办法的。

“Wardo。”Mark说,“张嘴。”
“啊?”Eduardo朝他疑惑的说。
Mark看准他的嘴张开了一点,迅速把小药片用手指按进去。
这有点难,Eduardo的嘴没有张的很大,他整齐的上下牙齿只留了一道缝隙,并且缝隙太小了,Mark的指节骨擦过牙齿进来,他的手指根本不能在里面移动丝毫。

Mark的手指有点深,他碰到了里面的湿漉的软肉,Eduardo发出一声含混的呻吟,他想说些什么,但他正含着Mark,一个词都没让Mark听懂。

放药片的过程还不到一秒,Mark趁机抓起水杯给Eduardo灌进去。
Eduardo被呛着了,过多的水从他的嘴角流出来,一路弄湿了他的衣服,还在Mark的床单上洇湿了一大片。
Eduardo小声咒骂着,咳了半天才平复过来。

“你不吃药。”Mark先告状。
“那你也不能这样粗鲁,”Eduardo抱怨,“你顶到我了,老天,你把我弄疼了。”
“好吧,我很抱歉。”Mark耸肩,把面包扔给Eduardo。
这次Eduardo乖乖的打开面包吃,Mark看着他撕开包装纸,拿着面包片小口啃着,又从厨房给他接了一杯水。

“我为刚才的无理道歉,你去做的事吧。”Eduardo对Mark说,他看起来清醒了一点。“我要睡觉了。”
Mark仔细的看了看Eduardo,没明白对方的态度转变为何如此之快。
大概是药片起作用了。Mark这么下了结论,然后回到电脑前。

Mark大概专心编程了四十分钟,变故又发生了。
一开始是他身后不断发出窸窣的声响,被子的摩擦声。
然后一阵冷风突然吹过来,Mark打了一个哆嗦,他才发现室内冷得出奇。
Chris让他关上的窗户没关。
Mark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马上关上窗户,再回来看Eduardo,伸手探了探他额头,果然温度一点都没降。

Eduardo被他的动作弄醒了,意义不明的哼出几声,又睡过去了。

Mark把他的被子向上拉,看了半天没什么能做的,就又回到电脑前。
Eduardo这次睡的很不踏实,Mark能听见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还有含含糊糊说些什么的声音。
Eduardo的声音很小,Mark没听清。他想借此逃过一次麻烦,而Eduardo明显不愿如此,他嘟嘟囔囔的重复着,像只小奶猫,微弱的发出咪咪声。
这很明显的奏效了,Mark在打出一长串MiaowMiaowMiaowMiaowMiaowMiaow之前放下电脑,仔细端详不断发出外星咒语和傻笑的Eduardo,并且试图破译他阻止The Facebook发展的咒语内容。

Eduardo又发出声音了,这次Mark离得更近,他能更清楚的听见Eduardo那些无意义的哼哼唧唧,当然还有那条邪恶的咒语。
“…rk。”
“Wardo?”Mark没听清。
“Mark。”Eduardo睁开眼睛,清楚的说了一遍。

Mark花了两秒来理解这两个音节的意义,最后确定就只是他的名字。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Eduardo正眨着眼睛看他。Eduardo的眼睛因为发热而异常水润,眼眶有点红,看着Mark有纯粹的喜悦,这让Mark在内心为他以往一系列对Eduardo的撒谎怠慢难得产生了不到一秒的羞愧之情。
并且他朝Mark笑,很好看又傻兮兮的那种。

“老天,你才清醒了几分钟,然后睡了一觉,就又变成这种傻瓜了。”Mark朝Eduardo抱怨,但他没发现自己正笑的和Eduardo一样傻。
Eduardo无辜的看着他。
“好吧,”Mark对他说,“你赢了,我今天下午不会去管The Facebook了,”他又想了想,“至少到晚上Chris回来接手你之前不会。”
Eduardo还是看着Mark,朝Mark弯起粉色有点苍白的嘴唇,还伸手去拉Mark到袖口。

这是Mark刚发现的新情况,Eduardo会拉他的袖口。
Mark搞不清楚为什么Edaurdo能用那么大的体型做出这种小女孩动作并且难以置信的可爱,Mark特别想去拿手机把他拍下来然后告诉Eduardo,这个行为让他看起来有多像个小女孩,但是Eduardo拉着他的袖口,用四根手指的第一指节勾住布料,大拇指压着那片无辜的纺织品。Mark穿的是长袖T恤,袖口窄,Eduardo温度略高的指节时常蹭到Mark的腕骨处的皮肉,这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Wardo。”Mark尝试和这个迷迷糊糊(又黏黏糊糊)的成年人谈谈,“你的手指让我分心。”
“啊。”Eduardo回答。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Wardo,你是一个成年人,不能用'啊'来代替句子。”
Eduardo没说话。
“不,也不能用笑蒙混过关。”
“好吧,”Eduardo说,“我现在不太清醒,还是晕乎乎的,你得慢慢和我说。就像以后我们老了,你要和我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样,明白吗?”
“我不明白,”Mark说,“我只是想说'你的手指让我分心了'但你却扯到我们老了的时候。”
“这没有什么差别,”Eduardo说,“我让你分心了…你是在做什么不能分心的事吗,你只是在看着我而已。”
“这就是不能分心的头等大事。”Mark说,“我得看着你不能让你烧成一个白痴。还有,我不觉得这和我们老了有什么关系。”
Eduardo没说话,他放开了Mark的袖子。

Mark的袖子又归Mark了,上面又点温热,还有点变形。
“你毁了它。”Mark检查着袖子。“我也要把你的拉变形。”
“我穿的是短袖,小气鬼。”Eduardo有点得意,“除非你扒开我的被子,让我在冰一样的空气里晾着,然后等着Chris把你劈成两半。”
Mark思考了一秒,然后突然把Eduardo往里推。
“Mark?”
Mark掀开被子自己钻了进去,然后严严实实的把被子重新盖好。
“这样就解决了。”Mark说。
“不,”Eduardo反驳他,“你的床太小了,你要拉我的袖子得把手臂折的断掉——”
“或者我跨过你的背拉另外一只。”Mark说,“反正发烧也不容易传染。”
Eduardo又开始嘟嘟囔囔了,但Mark没理他,翻了个身把他揽在手臂里面。


等到Chris回来,先回来十五分钟的Dustin朝他做了个安静的手势。Dustin轻手轻脚的带着Chris走到Mark屋子前,他们推开Mark屋子的门,看见Mark和Eduardo在一张床上睡的很熟。软绵绵的被子包裹着他们,Mark又包裹着Eduardo。

“哇。”Chris朝右看了一眼Dustin,对方朝他耸肩,然后Chris轻轻的拉上门。
“晚安,Wardo。晚安,Mark。”Chris关门的时候Dustin向里面小声说了一句。




第二天气温回暖,也没有太热,Eduardo的烧退的差不多了。
“今天中午和Sean见面?”Mark说。

“好吧,你定就好。”Eduardo披上衣服,听见Sean的名字下意识的皱眉,然后打了个喷嚏。




END





评论(10)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