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总而言之

注意:
ooc ooc ooc




总而言之,我在一直喜欢Eduardo的基础上刚刚得知了Eduardo喜欢我。



事情一开始是这样的。
我和Eduardo打完官司了他三个月前去了新加坡
我们还有正常的交往,我说的正常是指就像普通朋友他发Facebook我看着然后用Dustin的账号给他评论
Eduardo账号成功的和Dustin账号成为了好朋友

我不生气

然后在三天前Eduardo账号和Dustin账号聊天的时候说到了Mark。


【Eduardo】
我有事一直没和你们说
【Dustin】
要和我说说吗
【Eduardo】
你和之前不太一样,但我相信你依旧那么可靠
【Dustin】
当然
【Dustin】
你有任何事都可以和我说
【Eduardo】
好吧,我得说出来了
【Eduardo】
我一直以为你们知道但好像并不是
【Eduardo】
我喜欢过Mark,但是他一直都不喜欢我,我怎么暗示他都没用…我觉得是时候该向前走了。





什么
我在那边盯着屏幕




【Eduardo】
Dustin?




我用了两年想他喜欢谁但最后吃了自己两年的醋还能有比这更糟糕的事吗


有啊当然有啊
我前几个月还劝他
“放弃现在的那个混蛋(现在知道了其实就是我)另找一个啊,要享受生活。”
我怎么话这么多啊



Eduardo又发了好几条信息我一条都不想看了
在哈佛的时候他喜欢我我喜欢他但我不知道他喜欢我

我们一起创建网站的时候他喜欢我我喜欢他和Facebook还崇拜Sean和他闹翻了

在打官司的时候天哪这部分别再回忆一次了

现在过去了六个月零十五天了他在新加坡过的不错对我态度和缓态度正常和别人毫无芥蒂的说起他喜欢过我
现在开始努力根本来不及了


【Dustin】
Mark就是个混蛋你早就该这么想了。


难度太高我选择放弃




END







不不不开个玩笑
至少我还是想告诉Eduardo一些他有权利知道的事并且

告别




Chris是我的朋友,最靠谱的那种。
每次我们出了什么问题找他就好要是他一个人解决不了就去找Eduardo
他还很有行动力 比如现在

“Mark,你和Eduardo联系了吗。”他敲了两下门就走进来对着椅子背说。
我没答应让他进来他就进来了但我没出声指责他
我继续待在柜子后边看他
“Mark,”他说。
我没说话。
他转到椅子正面然后毫不犹豫的朝柜子走过来了,他什么时候知道我在柜子这里的。
“Mark,”他说“你知道我把你拽出来不好看的,对吧。”
我就出来了
为什么当年要弄开放式的办公室啊

“Chris,”我说。
“Mark,”他说。
“我不打电话。”我说。
“好吧。”他说。
“我是绝对不会…你同意了?”
“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去做也行。”他说“何况打不打电话是你自己的事,你有自己决定的权利。”
我看着ChrisChris看我然后我看向我手里的手机

“还是我来联系他吧,”我说,“但是我要说是你让我做的。”
Chris已经走了
我要收回说他很靠谱的那句话。
现在是下午三点,我要给Eduado打电话了




“嗨,Wardo。”我说。
“Mark?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他听起来心情不错。
“呃,Chris让我负责联系你。”
“啊。”他说。
我不明白他的‘啊’是什么意思但是大概就像他那些咕哝的小习惯表示他在认真的听
“我们不先客套的闲聊一下吗?”我说
我听见他笑了这让我感觉脸要烧起来了
“你要聊些什么?”Eduardo在电话那边说。
“就,你现在的生活?”我说。
我想借机试试还能不能猜中他的话
“好吧Mark。”他说“那么从我的新居住地开始,”
“我觉得新加坡”特别糟糕
“棒极了。”
“我的新工作。”不如在纽约
“比纽约更好。”
“这里的生活方式”难以忍受
“不能更适合我了。”
完美Mark Zuckerberg,你成功避开了所有正确答案。
我没接话我一点都不希望Eduardo因为我现在一句干巴巴的无聊附和而听出来我难过极了。

我再也不能猜到他的下一句话了而这就像在我耳边重复着说Eduardo彻底和Mark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想挂了电话不然他肯定要听出来我有点要哭了但是我没敢谁知道这通电话挂了之后我还能找到个什么借口。
“Mark?”
Eduardo已经对这边的沉默产生疑惑了。

“Wardo,我喜欢你。”
作为最后一次理直气壮的给他打电话的结尾我还是觉得我得让他知道一些事情。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会我知道Eduardo肯定在思考怎么不伤我感情的拒绝我,他每次作出重大决定都这样
“Mark,”
最后一次猜‘Eduardo要说什么’的机会,说实话这答案好猜的让我有点伤心。

我很抱歉以后会有适合你的人
“我也是,我想去加州找你。”





等等
他说了什么?
Edu我天哪等等omg我是不是Wardo他加州喜欢我他手机电信网新加坡现在十二点他和我这里时差十五个小时Wardo他啊啊Wardo我他他他

天哪
他说他喜欢我
他说要来找我
他没有用过去时

“Mark?”他说
“啊,什么,哦我在。”我乱七八糟的说。“Dustin就是个混蛋你没选择听他的太好了。”
“什么?”
“呃…不,没有什么。”
“那你接下来的几天有空吗?”他说,我听见他笑了“我后天到,Dustin和Chris没放假吧,有时间一起出去聚一次?”
“好的。”我说。
然后我们聊了他几点来酒店的地点和Dustin他们约几点这些事最后我平静的挂了电话。

我都觉得我这么平静完全不可思议
一般来说谈论那么幸福的事情都时候都会伴随着磨磨唧唧的跑题和冒傻气的对着傻笑而我们很正常的谈论他们就像这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我喜欢这个想法
和Eduardo一起聊天为一起度过的后面的时间安排杂事订好日程和接机时间,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事
在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还能理所应当的发生现在的一切。



28小时之后Eduardo到达机场。Mark站在人群后挤不进去又怕被人群认出来,还担心Eduardo找不到他。但Eduardo从里面出来的一瞬间就发现了Mark,带着帽子口罩墨镜穿着长袖Gap和运动短裤。


“嗨,Mark。”






总而言之,我和Eduardo在一起了。




END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