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总而言之


注意:

超短篇
梗来自法剧《总而言之》
OOC预警

1
总而言之,我有一个朋友Eduardo,他总能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马上赶到。


“Wardo,我的报告缺一个样本。”
“我马上到。”
“Wardo,明天要交的作业写不完了。”
“我马上到。”
“Wardo,我有个问题需要经济学知识。”
“我马上到。”
“Wardo,我饿的动不了了。”
“我马上到。”
半小时后门铃响了,Eduardo穿着全套Prada定制拎了两张大披萨和两盒鸡翅三盒薯条站在门口,我开门的时候往外瞄了一眼,马上响起一片关门声。

我从来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他能在半小时内买完东西跑到我这里还能光鲜亮丽。
或许这就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但是Dustin也喜欢他,Chris也喜欢他,Billy也喜欢他,RubyMaryJohnTomNealTony数学教授经济学教授哲学教授美术史教授文学教授甚至校工都喜欢他。
“是啊我知道他我还是他的粉”这部分我们了解一下就可以了。

Dustin在吃披萨,他吃的很高兴。
“为什么是罗勒酱的?我不喜欢罗勒酱。”
我看向Eduardo,他说,“上次Mark说想吃罗勒酱的披萨。”
Dustin说,“Mark一直不喜欢罗勒酱。”
Eduardo看向我,我看向Dustin,Dustin看向我,然后我看向Eduardo,Eduardo看向Dustin,然后又看向我。
“我喜欢罗勒酱。”我说。
Dustin看上去目瞪口呆,但介于Eduardo高兴了,我的良心活蹦乱跳。

Eduardo是个很好猜的人,或者我跟他太熟了,我能知道他的每句话后面要说什么。
“我前几天去的巴西餐厅简直”太难吃了
“太难吃了。”
“经济学的兴趣作业”让人想放弃经济学
“让人想放弃经济学。”
“Sara是个好女孩,现在得”和她保持下去
“和她分手了。”
Oops
Eduardo还是不了解他自己。
但是Eduardo看着我,用他应该被举报犯规的蜜糖眼睛。我觉得他可能要我安慰他一下,我就说了。
“为什么。”
他没说话,所以我说错话了。
但是Eduardo看着我只是叹了口气,说没事,他没生气,这很好,意味着我可以把这次尴尬的安慰彻底扔掉了。



距离上次他和Sara分手有了半个月,我觉得Eduardo很不对劲,他可能是恋爱了。
所以我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他说“没有。”
我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他说“是的。”
我说“是新转来的Stacy?”
他说“不是。”
太棒了。
所以我问他“黑发?”
“不是。”
“经济系?”
“不是。”
“亚裔?”
“不是。”

根据这些信息已经排除了七十九个可疑对象,只剩下一千三百零七个,加油,马上就能知道Eduardo喜欢的混蛋是谁了。

又过了三个星期零四天,Eduardo自己来柯克兰了。
“Mark我有喜欢的人了。”他说。
“我知道”我说。
“你想知道是谁吗?”他说。
我想,但十有八九不是我。
所以我说,“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Eduardo看上去有点奇怪,他平时就够迷人的了,而现在就像在表演什么蛊惑术,我看着他差点忘了要说什么。
Eduardo不怀好意,我要小心他。我想。
他想说话,我也想说话,但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所以我们都得等着。
我接起了电话,是Erica,太棒了,她打来的正是时候,我爱上她了。
“你那天把我扔在咖啡馆什么意思!”
我回答,“我也爱你,亲爱的。”
然后我挂了电话。

我抬头看Eduardo,发现他一直在看我。我让他等了好久,这很没礼貌。所以我说,“你要和我说什么?”
“Mark,你交了女朋友?”他问我。
他没回答问题。
“是啊。”我说。
但是我决定原谅他。
“我从来没听说过她。”他说。
他的眼睛就暗下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



和Erica没交往多久,她泼了我咖啡,我们掰了。
晚上我在网上发动态说自己失恋了还骂了Erica,Eduardo来了,我没叫他,但他知道我需要他。
要是Eduardo能像了解我一样了解他自己就好了。

我向Eduardo要了棋手公式,他有点犹豫。
“我需要你的公式。”
他没动。
“Wardo。”
然后他就他给我了,太棒了我爱他。
Eduardo把公式写在了玻璃上,但是为什么我这里会有白马克笔鉴于我用的可是白板。
大概这和外卖一样是个“Eduardo谜题”

无论如何,我成功了,Facemash特别棒而哈佛领导们是呆子。
我得到了留校察看处分,出来时Eduardo在门口等我,他可真闲。
经济系学生都这么有空吗,好几次的讲座我都是逃了课才赶上去听的而他竟然每次都有空,以前Erica竟然跟我说经济系学生都忙的要死要活,她从那个时候就开始骗我了吧。
早知道就报经济系了。

哈佛划艇队有一对双胞胎,大块头,长得一摸一样。他们来找我了。
“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我不喜欢他们但我喜欢他们带给我的灵感。和这两个难缠的公子哥合作不如去找Eduardo。

我在派对上找到他了,他跳着舞过来了(后来Chria告诉我他在跳舞但实际上我以为他的腿出了毛病)
伟大的计划前期一定要秘密进行。
所以我说“我们出去谈。”
他说“好啊。”
外面有点冷,他看上去不舒服但我们顺利的谈完了。
“我想开网站。”
“好啊。”
“我想让你加入。”
“好啊。”
“我需要启动资金。”
“好啊。”
事情就这么谈成了,Eduardo的果断也是他众多魅力之一。


后来Eduardo交了女朋友Christy,亚裔黑发经济系,Eduardo就是个言而无信的骗子。
但是Christy是个好女孩她给了我Sean的联系方式。
我见到了Sean
我见到了Sean
我见到了!
Sean!!


Sean和传说中一样特别酷他还帮我把The Facebook变成了Facebook,但是Eduardo不喜欢他。
“Facebook将会是个大事业,亿兆的美元!”Sean说。
“那都不是个数字!”Eduardo说。
Eduardo后来离席了但我没有离席。
毕竟Sean这么酷。
但是Eduardo脸色不太好,他是不是不舒服?

后来我知道了他就是不喜欢Sean。

然后我们要去加州了,我和Eduardo说了。
“我们要去加州了。”
“整个暑假吗。”
“我办了退学。”
“哦。”他说“好吧。”
“你不来吗。”
“我要去纽约。”他说,“我要去实习,还有广告。”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找广告,Eduardo一点都不理解Facebook的酷,广告会毁了Facebook。
我尝试告诉他我们有Sean,但Eduardo看起来更生气了。
我觉得Eduardo不对劲。
所以我问他。
“你为什么去纽约。”广告和实习
“广告和实习。”他说
我就知道一遍问不出来。
“你为什么去纽约。”
他没说话。
“你为什么去纽约。”我说。
“好吧,”他说,“我希望能帮一个人,但去加州对他反而是累赘。我不能让他困扰。我喜欢他。”Eduardo说。
我有点羡慕那个混蛋。
“是谁?”我说。
“你他妈真是个傻逼。”他说。
Eduardo说脏话了,我没反应过来。然后他走了。



总而言之,Eduardo和我分开了,我现在在加州,我有点想他。

评论(13)

热度(73)

  1. 水生无月影羊绒胡桃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