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胡桃木

【TSN】Chris的噩梦




注意:
故事自我放飞,没有铺垫没有前因后果没有逻辑关系剧情全靠抛骰子
拿他们几个开刀真的很不好意思







“毋庸置疑,Eduardo是巧克力,但是Sean和Mark谁是草莓谁是香草,无论谁符合那个,都太难以接受了。”Dustin说。
“你他妈在说什么玩意。”Chris回答他。





平常的Facebook一天,当Chris到达办公室那层的时候,Dustin正盯着桌子上三盒冰激凌。
“早上不要吃太多冰激凌。”Chris提醒他,“你会闹肚子的。”
“什么,”Dustin说,“我才不要吃MarkSean和Eduardo。”

Chris在原地反应了近一分钟,依旧没能理解Dustin的话。
什么叫不能吃MarkSean和Eduardo?
不不不别多想Chris
Dustin他就是觉得他们突然变成了冰激凌


那还不如想多点呢。

Chris走过去,坐在冰激淋前面的椅子上,递给Dustin一把勺子。
“我说了我不吃他们。”
但是Dustin接过了勺子。
“好吧,你不吃它们。”
“他们。”
“好的它们。”
“我说他们。”
“是的它们。”
“是它们。”
“棒极了,就是它们。”

Dustin异样的看了Chris一眼,好像在为自己的败北而诧异。说实话Chris真不觉得他有什么可诧异的,Dustin就从来没赢过。

“你,你,Chris你…”Dustin朝Chria喊。
“我怎么了?”Chria叼着勺子,挖下又一勺冰激凌。


“好吧,现在怎么办。”Chris说。
“你把Mark吃了。”Dustin说。
“不,别,换个词。”
“你把Mark用舌头融化然后咽下去了。”
“好的我把Mark吃了。现在来谈谈解决办法吧。”
“Mark冰激凌好吃吗?Marky嘴毒,吃起来不苦吗?”
“其实还挺好吃的…我们还是谈谈怎么把他们变回来吧。”
“Marky是甜的啊…我想尝尝Wardo了,不如我们先吃点冰激凌?”
“Dustin?还记得我们得把他们变回来吗?”
“话说Chris你竟然喜欢香草味冰激凌诶,我还以为会是巧克力或者朗姆酒,诶呀Wardo巧克力味好好吃,不介意我去拿块饼干吧?”
“Dustin,”Chris朝他温和的笑了。
“现!在!来!谈!谈!解!决!办!法!”




“昨天,我,Mark,Sean在这里加班,Sean想吃酱油牛奶饼干泡菜味冰激凌,我说'怎么可能有这种冰激凌'然后他给我们看了新闻,我觉得那是Sean自己放上去的假新闻,Mark一直坐着没理我们,但是介于一会后Wardo来了所以我觉得他也不是在工作…”
“说重点。”
“我们在加班Wardo来看我们顺便带了冰激凌然后我去拿勺子回来就看见他们不见了只有这三个冰激凌。”
“那你怎么就觉得他们是冰激凌了。”
“大概因为它们当时裹在三堆衣服里?”
“………”
“或者SeanMark和Wardo一起脱光衣服跑到不知道哪里”
“别说了,我相信你。”


“我们怎么把他们变回来?”
“要不要和Eraic联系一下?”
“Eraic?”
“啊,她是个女巫。”
“女巫???”
“就像Mark是个许愿精灵一样,她是女巫。”
“Mark是许愿精灵???”
“嗯,顺带一提,他是个电脑精灵,平时就在电脑里,擦一擦就出来。”
“那上个月我们一起去旅行时他就睡床上啊。”
“Wardo不是砸了他家嘛。那台电脑。但是他很高兴,他一直不想当小精灵。”
“Mark根本就不像小精灵。”
“因为他想当仙女教母来着。”
“啊啊啊闭嘴Dustun!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知道什么?比如Sean是个仙女教母?”
“闭嘴!”
“好吧,那你肯定也不想知道Wardo其实是——”
“不要说了!”
“好吧,你坚持的话。”



“现在联系Erica吧…你在干嘛?”
“把他们放进冰箱里。”
“…”
“怎么了Chris,你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Dustin,你放吧。”

“嗨小伙子们!”Erica来的速度不合常理的快,但Chris拒绝思考这个问题。
“你好Erica,”Dustin高兴的说。“自从上次你把Mark的精灵小帽子扔回来后我就没见过你啦!”
“我也是——我好想你Dustin,尤其是和你一起度过的海滩时光,我现在还记得你和鲑鱼的那场游泳比赛,太激动人心了。”

“先生女士们,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冰激凌的事?”Chris说。

“啊,那很简单。”Erica说。“先把冰激Mark拿出来,涂在他们三个的衣服上,”
“等等,Wardo今天穿的是Prada高定,Sean是Tom ford——”
“别多话。”Erica有点不耐烦。
Chris只好照做了。

“然后把衣服拿去晾干,洗干净冰激凌盒子。”
Erica指挥着他们,这个女巫现在就像个女王,捏着乌黑发亮的小木棍,在空中指指点点。

“我现在要开始了!”Erica说,她在沙发上坐的笔直,向前倾。满脸幸灾乐祸。

“冰激凌盒子变成Sean Parker。”
“碰!”
“冰激凌盒子变成Eduardo Saverin。”
“啪嗒!”
“冰激凌盒子变成矮矮的Mark。”
“咣!”

这真的是咒语吗。
Chris看了看旁边一堆各种塔罗牌水晶球羽毛笔符咒和咖啡饼干。
既然那么简单那这些是干什么用的??

三个人坐在地上
三个成年男人坐在地上
三个没穿衣服的成年男人坐在地上

'地上'指的是一览无余的全玻璃的办公区中央


Sean是最先尖叫的那个。

“我赢了。”Eduardo朝Mark伸手。
“好吧。”Mark说,“都怪Sean,我要从他的工资里扣除这个。”说着,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十美元给Eduardo。



“你们他妈拿我打赌?在我们一起变成冰激淋的时候?”
“别在意,”Eduardo安慰他,“我们这次赌了十块,比上次多了一半呢。”
“滚!”

Chris复杂的看着他们,他已经无法正视这三个人了。

也许跟他们现在还裸着有一点关系。


Dustin把衣服拿来了。
“嘿,我的Prada上有冰激凌?”
“我的TomFord也是!等等,这是香草…Mark!”
“不是我弄的,”Mark辩解道,“我当时只是装着冰激凌,除非谁看见我拔开自己的盖子,扣在你们衣服上你们才能给我定罪。”
“我看见了。”Erica举手。
Chris惊悚的看着她,年轻的小姐(或者说女巫)则一派自然。

“啊,是Mark的话就不追究了。”Eduardo说。
Sean的话到了嘴边倒腾半天硬是给憋了回去。
Erica扫兴的撇嘴。
“基佬们。”
“嘿,我可不基。”Sean反驳说。
可是没人理他。


事情就算完美解决了。Erica也要走了。
“再见各位,”Erica双手抱着一小箱饼干,咖啡浮在她右边的空中。说,“但别忘了万圣节派对,内部消息,今年谁最晚到谁有大惊喜,哦,对了,Wardo,Peter和我说你要是再图方便不刮胡子去现场变身,他就加一项狩猎比赛环节,捕你。”
“好的好的。”
“我们不会迟到的。”
“有Sean保底呢。”

“他们俩要坑的你家那个Sean,回去转告他一下。”Sean,和蜘蛛侠姓的那个转过来朝Chris说。

“好的。”
Chris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好奇。

“Dustin,Eduardo是什么?”
他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靠胡子变身的精灵,尤其是漂亮的Eduardo,他可能是魔戒那样——
“野兽,浑身毛,被诅咒的,需要贝尔公主的那种,他一留胡子就变身。”


Chris一点都不吃惊,他根本没有张大嘴目瞪口呆的看着Eduardo又比划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顺带一提,Wardo的贝尔是Mark。”
Chris对此倒是真的不惊讶。
接受了Eduardo是野兽的设定后,这个推论就理所当然了。
Eduardo是野兽,Mark不是贝尔那就没人敢是贝尔,或者说无论Eduardo是什么,他最纠缠不清的一定是Mark。


前面Erica还没走,三个人和她吵吵嚷嚷的不知道在说什么,Mark站在中间,Eduardo在后面一点,Eduardo在笑,但他自己好像没意识到,他的目光的焦点随着Mark轻轻跃动的卷发。


温柔的注视着贝尔的野兽。


“挺浪漫的,”Dustin在他旁边说,“我有时候会庆幸Eduardo是野兽,Mark是贝尔,要是没有这样坚固的不讲理的关系,Eduardo可能就不在这里了。”
Chris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是Eduardo和Mark,他们谁能容得下两个人之间的别人呢。”Chris想了想,说,“Eduardo比野兽还贪婪,Mark和贝尔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就算他们当一辈子敌人,都要成为亲手杀死对方的那种。”

“挺浪漫的。”
Chris下了评价。Dustin看着Mark和Eduardo,有点发抖。



“说起来Chris你不知道Mark是小精灵Sean是仙女教母Wardo是野兽?”
“我刚刚才知道的。”
“那你知道我是美人鱼吗”
“…你说什么?”
“鲑科美人鱼啊。对了,我的尾巴是橙色的,就和汉堡面包一个颜——”

Dustin在桌子旁翻箱倒柜的找照片,他说要给Chris看自己的尾巴。

Chris拿着照片,很难把眼睛从那条尾巴上挪开。
深红色,一点鲜嫩的绿色,还有不规则的珍珠色斑点,柔和的橙色作为底色。

这不就是张披萨吗。

Chris想,Dustin有一条橙尾巴,披萨花纹的,Mark是个相当仙女教母的许愿小精灵,又是贝尔公主,Sean是个仙女教母,听Mark说他的袍子是粉色带蕾丝的天鹅绒,好姑娘Erica是女巫,一向最正常Eduardo是野兽,一留胡子就变身,自己的男朋友还不清楚是个啥。

看向前面的高智商,成熟,年轻有为的成年人们聒噪的像个幼儿园,Chris觉得时候到了。


“Mark,这是我的辞职信。”






然后Chris醒了,床头的闹钟正指着3:57




“嗨Chris,昨晚没睡好吗?”
“别提了Dustin…等等,桌子上那是什么?”
“哦,这是Eduardo送来的冰激——诶?Chris?”

“他怎么了?”Mark从电脑前站起来,看见Chris朝门口飞奔的身影。
“不知道,”Dustin叼着勺子。
“可能是做噩梦了吧。”



END

评论(7)

热度(38)